喜迎新春
新年新记忆
作者:白懿萌
来源: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1-02-04
阅读次数:13

  一年又一年,时间就这样悄然流逝,时间如狂风一般将旧事物卷走,只有年龄不断增长。

  新年,在中国人心中的分量很重,表现却越来越单薄,现在,过年甚至就简单成了对春运的不满、对春晚的唠叨,简单成了一顿年夜饭和几挂烟花爆竹。过年更多的似乎被看作是一种民俗更是政治生活的重要内容,是一年中最神圣、最庄严的日子,当然也是人们最欢乐的日子。农耕传统,注定了中国人非常重视天、地、雨水,而这一切都要仰仗时序。春节是一年时序变化之始,从周朝开始,关于春节就形成了一门复杂的学问。由于这份历史记忆的缺失,我们已不大理解春节的真正含义了,从中感受到的神圣和欢乐,自然也比古人少了很多。

  现在过春节的气氛已经不像以前那么浓重,现在不像以前那时候,一年到头没有什么好吃的,现在都吃好的,过不过年也就没什么意思了。如今的生活水平的确是提高了,整天是鸡鸭鱼肉的,人们都吃腻了,也不像以前那样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能穿新衣服,做点好吃的,因此人们再也不那样盼着过年了。但是春节毕竟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节目,我们只有过民族的节日才更有意义,我们在欢度春节的时候,也懂得许多本民族风俗习惯。如果作为中国人对自己本民族的文化内涵一无所知,那将是一种非常遗憾的事情。

  还记得小时候,家里老人往往在好早就开始预备过年要用的东西,屯粮食,买零食,挂灯笼,买鞭炮,解热气氛十分浓烈,每天都在鞭炮声中醒来,在鞭炮声中睡去,一家人挤在一张沙发上,我这种小辈自然就搬个小板凳,搬到沙发旁边,一家人挤在一起,热闹又温馨。那时我总是很开心,大家都聚在一起,在一间屋子里,就好像心与心的距离也因此拉近了一样,由内而外的感到温暖。

  如今受疫情影响,父亲没法回来,只好临时决定退票,一个人留在上海过年,母亲因为疫情原因,每日在社区加班加点,还要组织核酸检测,回来也是累得不发一言,或早早睡去,我也在我的房间里每日抱着电脑做学校的作业,累了就看看书。屋子里像也像是被这清冷的情况影响,静置一会便手脚冰凉。客厅的电视放着春节联欢晚会的节目,热闹非凡。窗户外静悄悄的,什么声音也没有,没有行人,没有烟花。

  但幸好,温暖的团圆饭足以弥补这些缺失的遗憾。汤圆,是年夜饭中无可替代的一份甜蜜。开锅了,这些白乎乎软绵绵的汤圆就像一个个小精灵,一口咬下去,芝麻的醇厚与白面的绵甜点燃了我的味蕾,于是我一口一个,将自己碗中的汤圆一个个吞掉。“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这是我的春节记忆,即使算不上,也是我用最真挚的语言去塑造出来的文章。

责任编辑:杨周兰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