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学

作者:王石林来源:机械工程学院发布时间:2019-09-05阅读次数:10

四楼不高,因为还有难爬的五楼,五楼似乎是一个少人的王国,一灯照往常一样,晚上放学后不直接回家,而是往上爬,他顺着楼梯,穿过暗灯点不亮的楼道,走到五楼西北角的阳台门口,周围一片漆黑,他一把就抓住了那扇门抓手,然后敞着门走了进去,这个时间也快是城市的夜初,远处的商业区微光点点,透来的光射过趴在栏边上的他,深黑色的轮廓印在墙上,一动不动,他依旧背着书包,勒紧的书包带可能只是个谎言,没有风,只有远处的车疲惫的喘着气,他仿佛是来泄气,把一天在教室吸收的所有杂乱声全部释放出来,空气是个好东西,把声音消淡,却很偏心,能够容忍最后几只蛐蛐的吝啬叫声,不时悲脆的声音刺破秋夜附涂在胳膊上,是凉的。

呼啦!另一栋教学楼的卷帘门准时被大爷拉了下来,晚上放学教学楼没有下课的吵闹,甚至很小,一天的学习又是劳累,放学后同学们都急忙逃离,随之就是关门的声响。

一灯随着关门声收近了视线,低下头看了看手表,僵硬的脖子有些发麻,不过他可能并不在意,而且他也不在意刚才所看到的一切,也可能他根本啥都没看到。看到指针熟悉的姿势,是的,该走了,他关上了门。

虽然大多数同学都随着下课铃离开了,但也有少数可能需要在校借着一丝余力拼命的补着未完成的笔记。窗户里的灯,一个一个没有规律的熄灭,随着关门声他们也都收拾收拾背上包关灯离开了,一灯似乎还在神游,漫不经心的走着,都说时间是催人的鬼,在他看来,根本不相信世间有鬼。 

“对不起,对不起。”

一灯走到二层楼梯转角的时候,一个同学从他右手边下楼,碰到了他的右手说了声客气,虽然他右手没有扶楼梯,因为楼道里太不明,他警惕的右手无时无刻抬起,生怕踩空,所以正巧碰上。她一手扶着楼梯,匆匆急下,前一声对不起还在耳边,下一声已经隔有一段距离,一灯却没有在意那个道歉,或许真的来不及解释是自己挡了路,他毫不在意,迷离中看着眼前晃动的背影一闪一闪暗淡成了夜色,来不及聚焦,来不及辩识夜色与轮廓,背叛时间的他,让他失去了时间。

余声消淡,周围又只剩下了他一个人,又恢复到了刚才,他低头看了看台阶,往右靠了一点,扶起楼梯的扶手,随着扶手的余温左一步右一步继续往下走。

二楼不低,他的手又恢复了冰凉,呼啦,他走出了楼门,看着即将发黄的秋叶,不由得觉得四季的温度相比也不过春夏秋冬。

责任编辑:王天雨
近期热点新闻
专题报道
联系我们
热线电话:0533-2786727
邮箱:lgwindow@163.com
xinwen@sdut.edu.cn
欢迎大家通过本网投稿系统,提供新闻线索和稿件。
网站管理:山东理工大学党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