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

作者:杨凯妮来源:新闻网发布时间:2019-02-04阅读次数:29

  “莫要再跑了!”显然,阿姐生气了,只见阿姐转过头,不再理会他。

  夕凑上前去,拿出刚刚在山林中采摘的野果,巴巴的讨好年。“阿姐,我错了,我再也不乱跑,让你担心了。”这是,年才撇过头来,看着夕。已经十三个年岁了,年,本是这山林中天地灵气所凝结形成的精灵。那日,她循往常一般上山去采药。半途中,偶然间碰到一只觅食的老虎,正对一只小鹿进行捕杀。因得年心地善良,便对这只小鹿施下援手。之后,年的身边就多了这么一个小东西,放他归野山林,他也不肯,只是用小蹄子一遍一遍扯着年的裙摆,那模样简直怜爱极了。竟不知这小鹿也是极通人性的,经常在山林精灵身边修炼,又加之偷吃了不少年的草药。忽的一日,年一觉醒来,发现身边多了一个男孩。他已成人性,也该有名字。冥思苦想许久,夕,成了他的名。

他唤她阿姐,整日陪在年的身边。可正值年华,耐不住好奇,他总是偷偷跑出去。阿姐,担心他法力低下,会受别人欺负,可即便知道夕一次次偷跑,却也无可奈何。这日,年又上山采药,她总是以危险为由不肯让夕陪着她前去。夕,百般无聊,就又想玩闹,他想起阿姐说过的人间,便满心欢喜。阿姐说过,人都是很热情善良的,人间还有很多好吃的。他便一路询问山林中的动物,往人间方向前去。

这便是人间了,可真热闹。街上,人们个个眉眼带笑,夕,也极为开心。可正此时,他却听到了哭声,本来,作为妖,他的听力也是极为敏锐的。循声前去,来到了一户人家面前,他看到,一名小男孩在父亲的督促下,正在吃力的背着书。父亲手中的戒尺落在男孩掌心,干脆利落。随即而来的,是小男孩“哇”的一声,涕泗滂沱,碎了一地的阳光。夕,也很难过,阿姐不是说人都是很善良的吗?离开之后,一路走去,皆是这样的声音。他也便再按捺不住,偷偷地潜进每个府邸,去救出那些孩子,可夕并不知,那些岁月,家里能读得书的,非富即贵。

“谢谢小哥哥,”小孩们甜甜的地唤他哥哥。

“那他们应该唤阿姐什么呢?这些小孩子可真好玩!”

他们在林中游玩,夕,带领着孩子们去体验山林之趣,一起捕鱼、捉鸟,再放生,好不快乐,日影斑驳,照耀着他们每个人的脸,这些都是阿姐和他曾经一起度过的年华。

他们听不见雷电驰骋天际,只当那是乐声;看不见暴雨肆虐大地,那便是画作;自然,也不见山林外,急切的呼喊,以及,刀光剑影。

夕,被捉了起来,即便他有法力,却抵不过,人多势众。 

那些人把他捆了起来,用各种方法,惩罚夕的行为,他无法理解。阿姐说过,人都是很善良的,我是去拯救那些小孩子。即便夕,已经遍体鳞伤,可人们无法杀死他,不由得,便纷纷开始怀疑他的身份。他们不知道,夕在等一个人,他想见阿姐最后一眼。

待年感觉到夕的气息越来越微弱,那一瞬,或许不是一瞬,太难过了。

夕,感觉自己看见阿姐了,莫不是幻觉。可这分明是真的。

“阿姐”,他那么些时日灰暗阴沉的瞳孔,终究焕发了一丝光亮。

“对不起阿姐,我没有听你的话,又偷偷跑出去玩了,还落得如此下场,你莫要担心阿姐,我不疼,只是,夕以后不能陪在阿姐身边了,一个人以后一定要好好的。”夕看着眼前的人,视线渐渐模糊,伸在半空的手,终究是没有碰到阿姐的裙摆,最后一刻,夕,轻轻喃道:“阿姐”。

人们认出年了,她是这山林中的精灵,一直以来,被人们尊敬爱护。再转眼,看到面前遍体鳞伤的男孩,已没了气息,可年的眼眶,为何这么红。

这日是那年的最后一天,他们唤这日为除夕,又命第二天为过年。

山林中,还是时常可以看到一位女子,她漫步在树林间,身边一头小鹿,拉扯着她的衣摆,缓缓向前走去。

鹿逆光前来,林伴月梦去。

责任编辑:郭祝芳
近期热点新闻
专题报道
联系我们
热线电话:0533-2786727
邮箱:lgwindow@163.com
xinwen@sdut.edu.cn
欢迎大家通过本网投稿系统,提供新闻线索和稿件。
网站管理:山东理工大学党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