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超亚:起风了

作者:胡超亚来源:09级卡瑞特成员发布时间:2018-12-06阅读次数:92

这一路上走走停停/顺着少年漂流的痕迹/迈出车站的前一刻/竟有些犹豫

不禁笑这近乡情怯/仍无可避免/而长野的天/依旧那么暖/风吹起了从前


  我知道,这里终将成为我内心深处的故乡,所以,在每一次需要咬牙坚持的年少里,会想:所有的事都是好事,如果不是,那说明还没到最后。于是,成了很久以后的现在,在浓稠的黑夜,总是不期而至的加班里,我已经熟稔了作为一个大人应该怎样才是正确的笃定。可是,在所有被定义为漂泊的远方,每年固定的纪念都是内心的牵绊。而我,一直以为这温柔的牵绊,是我的幸运。

  2013年4月,我离毕业还有两个月,回校写论文前,跟小我两级的某人说,我要提前习惯一下作为远方回来的归人,所以,你没毕业之前,如果我回来,你得去接我啊。于是,某人每次不落地接了五六七八次,直到两年之后他也离开这里,去了他的远方。而我曾经地怂一如既往的延续,因为出车站之前越来越久的犹豫;因为时间越久,越近乡情怯,害怕她从未改变,更害怕她从未停止改变。

  我依旧熟悉这里的一切,却也越来越不熟悉。于是,毕业的第五年半,离站的第六年半,我有两年没有回来过了。西校的朝阳和落日是否依旧有执着追逐的摄影少年?卡瑞特的春夏秋冬是否依旧热闹如初?鸿远楼里经年驻守的保安大叔,是否还会黑着脸,十点准时出现在网站门口?是否也会在每天六点多的清晨,教导除我之外的某位少年说,除了这里,你也得注意身体,好好学习?


从前初识这世间/万般流连/看着天边似在眼前/也甘愿赴汤蹈火 去走它一遍/

如今走过这世间/万般流连/翻过岁月不同侧脸/措不及防闯入你的笑颜/

我曾难自拔于世界之大/也沉溺于其中梦话/不得真假 不做挣扎 不惧笑话

我曾将青春翻涌成她/也曾指尖弹出盛夏/心之所动 且就随缘去吧

逆着光行走 任风吹雨打


  从前,喜欢在网站的日记里写以后;也喜欢对照着此去经年的曾经,看当时已经离开的前辈们,在这里经历过怎样的青春?又好奇他们在艳羡的远方,过着怎样的当下?而终于,那时好奇的一切,渐渐生发成了不曾想过的现在,当时携手与共过的那批人,奇妙地驻扎在了各自都不曾预想过的远方,2017年10月去湖南出差时见到了袁霞,茶足饭饱的两个人在川流不息的人行天桥上,感叹着这是多年以前不曾有丝毫预想的未来重逢,我曾在坐标郑州的初秋夜晚,在桥上遗憾属于他们毕业相聚的时刻只能遥祝的伤感,感念那些有心的留言;然后,在她毕业的两年以后,毫无预料并肩站在一个不曾预想的城市天桥上,听秋风里满是沧桑的歌…时间的巧妙,只能无言的感念。

  后来呢,我见到了依旧帅气的赵玉灿,以前叫嚣着“25岁之前人是累不死的”,却在27岁的年纪,老陈我们仨开始互相交流起了养生心得,记得11月的冬季已经有了彻骨的寒意,而围着火锅笑谈的我们,是毕业的五年多里,有幸见到的第二面,以后,不知道的再见是会在多久以后了。

  转年到来的2018,时间像极了指间流沙,调侃我的挚爱是工作。在上海停留的间隙,去见了幸福生活的和地学长和猫猫姐,原来不止我一个人因为要见面而紧张,纠结穿哪一套衣服见我的猫猫姐也是可爱~我担心的冷场,尴尬,熟悉到不熟悉,幸好都没有发生。

  我在毕业多年之后,还是羡慕了一下也在上海的唐梅,因为有师父给买零食的炫耀资本,可是,她给买零食的师父,给我同城带东西都要叫跑腿了,我们的一顿饭通常是提前三个月开始约的。

  十一和朋友自驾时,离淄博最近的高速路口只有2.3公里,有人调侃说,你是多爱山东?我答:这是我从不曾说“去”的地方,因为每次都是“回来”。

  在青岛见某位姑娘时,还隔着红绿灯,万分期待的明明是我,可是叫我学姐的某人一下子就红了眼,于是忍不住地差点一起掉了眼泪。俩人在书店话赶话地漫谈,生怕时间过于短暂到不够讲话。

  即使很久很久不联系,可是不管时隔的多久终于要以多年为单位,但只是提到,都会止不住的内心缱绻。原来看护着一起长大的人,内心都是充满亲近的,我见证过的,陪伴过的,承诺过的……都还完好地封印在心底,只是预先留着时间,说要见个面,都会止不住地泪流满面……

  大学的笔记本坏了之后,一直未曾修复。直到最近想到网站的某个资料可以给现在的工作做一个参考。于是拜托学长远程指挥拆了电脑,拿出硬盘,却在里面看到了2013年的盛夏,那里面有老徐、球球,还有多年以后依旧见面吵架的风姐,那时的我们,明明即将面临的是分离,却开心的像是从未忧愁过一样。


短短的路 走走停停/也有了几分的距离/不知抚摸的是故事/还是段心情

也许期待的不过是/与时间为敌/

再次看到你/微凉晨光里/笑的很甜蜜


  以前需要坐一整夜的火车回去,以前觉得只是一夜而已,来回奔袭的24个小时,与赴约相比,无限值得。可是,郑州到淄博终于通了高铁,却也终于在年龄渐长之后,发现5个小时都要反复掂量的出行,是因为有过太过怀念的最初,而所有与时间为敌的美好回忆,都刚刚好的只存在于我们挥别的年少,以及只有我们记得的纪念里。


晚风吹起你鬓间的白发/抚平回忆留下的疤/你的眼中明暗交杂 一笑生花

暮色遮住你蹒跚的步伐/走进床头藏起的画/画中的你低着头说话

我仍感叹于世界之大/也沉醉于儿时情话/不剩真假 不做挣扎 无谓笑话

我终将青春还给了她/连同指尖弹出的盛夏/心之所动 就随风去了/

以爱之名 你还愿意吗


  多年以前曾经给某位内向的姑娘写过一张纸条,大意是内向是一种值得自豪的性格,不希望她改变什么,因为那时看过的一篇文章。直到现在,我依旧说:我是内向的人啊。他们都说:你吗?不是啊。我通常夸张地笑回:是吗?

  我依旧记得以梦为马的那些年少里,好的不好的,都付诸于笔下的当下。而我执着于作为旁观者的记录,生怕错过的片刻,在度过了六年、七年、八年以后,还是会在翻出的那一刻,潸然泪下。

  PS:那位内向的姑娘,我们也总会在固定的时间节点,理由充分地联系一下,然后笑侃:怎么连长情这种强迫症,都是长情的人不容易被时间治愈。而她和我始终都相信时间会替念念不忘,找到最好的回响吧。

  2017年的十五周年,因为某些内心的沧桑感没有留下任何的只言片语。2018年过长的琐碎篇幅里,记下还一直记得的。我明明在2014年的十二周年ps里,天真地以为这温柔的牵绊会一直坚持很多年的,中断的惶恐是今年积极完成的补偿,而我依旧希望,那段短暂却长久的岁月是我生命里温柔却有力量的刻度。

  另,原谅我的叙述习惯里,一直坚持称呼守护“她”时的我们都是“少年” 。

责任编辑:师秋硕
近期热点新闻
专题报道
联系我们
热线电话:0533-2786727
邮箱:lgwindow@163.com
xinwen@sdut.edu.cn
欢迎大家通过本网投稿系统,提供新闻线索和稿件。
网站管理:山东理工大学党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