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怀念的记者团

作者:来源:网络发布时间:2018-11-08阅读次数:57

  慵懒歪在电脑桌前闭目养神,准备迎接接下来的视频会议,同时默默打着腹稿,构思着如何配合组长规划一个条理清晰而分量合理的下周指标。来到这个新媒体岗位实习已有两月,渐渐适应这里的人际氛围与工作方式,其实,我早已适应,在三年前,学生记者团的日常工作模式与当前我所经历的竟如出一辙。

  每周的编务会,例会,采写任务,都是再熟悉不过,原来这就是日日积淀而后知后觉的收获,我至今记得师姐的话,她告诉我,学生记者团里走出去的,都不会差的。我朝着北方眺望,眼眶温热。

  那时候的自己还是个懵懂且鲁莽的小姑娘,可对于一件事绝不懵懂,那就是写作,我清醒的知道我要坚持,但我依然鲁莽,在大学开学第一天就加入了记者团。很久很久以后,天知道我有多欣赏感激自己当年的“匹夫之勇”,这是大学里最正确的决定,因为四年里最好的时光,尽在记者团了。

  一开始是跑各种讲座,校园活动,写一些简短消息,几百字,看上去很简单,却要求严谨的逻辑,于是不断学习,不断积累,刚开篇的大学生活就这样开始忙碌了。

  那个年代低龄文青群体中特别风行一种华丽空洞的文风,我也是脑残粉之一,好在这种错误很快被记者团的师兄师姐们纠正了,经过一次次采访实战的历练,我终于学会言之有物。蛰伏期持续了一年,又是六月,师兄发来消息,让我做一个关于“跳蚤市场”的专题,自然又惊又喜,喜的是终于可以尝试大型的报道,惊得是,我不仅未做过专题,甚至我都不知专题是何物。第一反应是问学长,换来的是无情指责,你不会做,不会去看报纸么?看别人是怎样做?于是我开始层层翻阅,检索,提炼,最后拿上采访本置身人群。一稿被否,二稿被否,三稿被否,我不知道自己修改了多少遍,不知道重复多少次跑下宿舍楼折回热闹的市场去追问,总之,师兄点了头,我松了一口气。直至很久以后我才意识到这是多简单粗暴却直接有效的淬炼,手把手教你,不如逼你自己去学习,这是最迅速而扎实的成长方式。

  后来,沿着师兄师姐的足迹,经记者团老师推荐,我开始了人生中第一次实习,跟随记者老师出入各种新闻现场,有时是突如其来的火灾,有时是老乡的辣椒田,有时是面临搬迁的居民楼,有时是地方名流的会客厅,这时候,收获的当然有记者老师的指点,但更多的不是关于文字,而是关于眼界。

  记得一次连续一周跟进关于地方商会的大型报道,有物流,机械,茶业,汽车,家纺,我目睹车间里齿轮转动,电光洋溢,听闻董事长与记者老师侃侃而谈,我轻呷着主人奉上的清茶,感叹天地辽阔,还有太多我要去学习。采访结束,杨老师对我说,记者就是一本“社会百科全书”,他跟你谈政治,谈经济,谈文化,谈草根,哪个领域你都得了解一些,否则不仅会冷场,你也挖掘不到你想要的信息,有时候你接着他的话往下说,他的兴趣被激发了,说不定会有意外收获。

  还有一次采访印象深刻,对方是个雷厉风行的女老板,胸中有丘壑,采访结束后已过中午,便一起用餐,女老板选了精致有格调的主题餐厅,讲真,我都不知道我们家乡这个八线小城还有这样小资的地儿。最后定了加勒比海主题包间,家常闲聊,她跟我聊阅读,聊如何成为一个优质女人,聊餐桌礼仪,聊音乐,也聊她的蓝图。这次下午茶,轻松而愉快。

  我深信,一次次采访积累下来,你会逐渐智慧渊博,至少,不肤浅。

责任编辑:
近期热点新闻
专题报道
联系我们
热线电话:0533-2786727
邮箱:lgwindow@163.com
xinwen@sdut.edu.cn
欢迎大家通过本网投稿系统,提供新闻线索和稿件。
网站管理:山东理工大学党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