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敏里:试论中西古典思想的一致性

作者:来源:新闻网发布时间:2018-09-20阅读次数:31

主要观点与内容:

中西思想比较是西学东渐以来无论是在中国思想者这边还是在西方思想者这边都会自然而然发生的一个思考。在这一比较中,人们很自然地会得出种种有关中西哲学、中西思维的差异与不同来。而在比较的方法论上长期以来处于基础和主导的思考路径不外乎是以下三种,即:中体西用、西体中用、中西互为体用。“中体西用”最早的提出是在1895年,当时曾任上海中西书院掌教的沈寿康在《万国公报》上用笔名发表《匡时策》一文,其中说道:“夫中西学问,本自有得失,为华人计,宜以中学为体,西学为用。” “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即为“中体西用”的来源出处。自然,沈寿康的这一提法是对自魏源、冯桂芬、王韬、郑观应以来便盛行于清末知识分子中的有关中西之学本末、道器、主辅之论的总结和概括,而至张之洞的《劝学篇》,“中体西用”说遂成滥觞。 “西体中用”是李泽厚在其《中国现代思想史论》一书中提出的,该书初版于1987年,其后,李泽厚又在“再说‘西体中用’” 一文中对之予以重申。概而言之,李泽厚所提出的“西体中用”是对现代中国知识分子中以胡适、吴稚晖、殷海光等人为代表的“全盘西化”说的纠偏之论,它意在表明,在将西方先进的文化、制度等等引进中国时,应当与中国的实际相结合,所谓“以现代化为‘体’,以民族化为‘用’” 。而“中西互为体用”则是台湾学者傅伟勋于1984105日在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候选博士周阳山的学术对话中提出的。 他用这个概念意在表明对异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吸收,所以,或许对这个概念更为贴切的表达是他所谓的“中国本位的中西互为体用论”,即,将西方思想“创造地转化而为我们中国本位的思想文化遗产”。 近几年来,又有刘笑敢在上述中西体用模式的基础上提出“反向格义”的概念 ,即认为在西学东渐过程中,我们逐渐形成了以西方哲学的概念术语框架来研究和理解中国传统哲学思想,他对此当然是持否定态度的。

总之,在整个近代以来西学东渐的过程中,在中西思想比较上基本的思考路径不外乎就是上述这些。如果全面地观察、同情地理解,它们每一个都不能说没有一得之见,也不能说完全缺乏平衡的考虑,但是,在根本上,这些思考路径都或多或少分有一个相同的前提预设,这就是,中西思想是两种独立而异质的地方性传统,它们的差异是根本的,而它们的相似或互补之处则是局部的和外在的。它们都在中西思想扞格牴牾的基础上来处理二者之间的相互关系问题,展开它们的理论建构。

但是,在我看来,正是这一前提预设本身是成问题的。一个根本问题就是,它忽略了思想比较中必不可少的时间参考坐标的因素,它在对中西思想进行比较时没有把它们各自放入彼此对应的时间序列中去。而如果我们从这一角度来考虑思想比较中的思想差异问题,那么,除了有共时差异外,还有历时差异,从而,在思想比较中就不仅有中西问题,还有古今问题。据此,当我们进行中西思想比较时,正确的比较方式就应当是:以古代西方思想和古代中国思想作比较,以现代西方思想和现代中国思想作比较。一旦我们建立起这样一种在正确的时间参考坐标中的思想比较模式,我们就会发现,在思想比较中古今的差异是主要的,而中西的差异是次要的。古代西方思想和古代中国思想具有较多的一致性而非差异性,它们在本质上都属于古代文化类型,在这里,古代思想类型是普遍的,而中西古代思想相对于它是一种特殊和普遍、具体和一般的关系。同样,现代西方思想和现代中国思想具有较多的一致性而非差异性,它们在本质上都属于现代思想类型,在这里,现代思想类型是普遍的,而中西现代思想相对于它是一种特殊和普遍、具体和一般的关系。只是在此基础上,我们才能够谈到共同作为古代思想类型,中西古代思想在一致性下又具有什么差异性,共同作为现代思想类型,中西现代思想在一致性下又具有什么差异性。但显然,在这个时候,这些差异就是次要的,不能够改变和抹杀它们共同作为古代思想类型或现代思想类型的本质一致之处。从而,与通常思想比较中人们对差异的重视和寻求不同,我们看到,思想比较也可以去寻求和发现相同,而这在不同文化的比较中同样具有重要的意义。

从这一角度出发,在下面,我将针对中国古典思想和西方古典思想,撇开对它们的差异性的探讨,尝试对它们的一致性作一考察。我选取的就是天人合一、气、阴阳这三个哲学观念,它们长期被视作中国古典思想中独特的概念,但我要表明,事实上,在西方古典思想中也存在着与此类似的思想观念。

责任编辑:栗晓蓉
近期热点新闻
专题报道
联系我们
热线电话:0533-2786727
邮箱:lgwindow@163.com
xinwen@sdut.edu.cn
欢迎大家通过本网投稿系统,提供新闻线索和稿件。
网站管理:山东理工大学党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