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今追昔 情不自禁

作者:来源:网络发布时间:2018-01-18阅读次数:47

  我是来忆苦思甜的

  以前,家里穷,而且是真的穷。

  就拿北方最常见的馒头来说吧,我小的时候,也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才能吃到纯白面的馒头。平时,吃到的馒头都是白面和比较粗糙的黑面参和在一起做的,口感相对来说比较差。至于吃肉,对我我家而言,除了过年,平时的比如端午、中秋之类的节日,几乎也很难吃到肉,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吃到肉。

  一般来说,从腊八开始,就慢慢有点年味了。

  老家那边的腊八粥都是咸味的,很少有看到谁家吃甜味腊八粥的。腊八粥的主要成分是去掉表皮的玉米粒,再放点白萝卜丁、红萝卜丁、土豆丁、花生米等,煮一大锅。家境好点的,会再放一点肉丁进去。北方冬天没什么蔬菜,所以即使家境好,蔬菜类也只能放点萝卜、土豆之类的。

  除了腊八那天之外,接下来几乎每天都可以吃到腊八粥,用北方的话说,就是“沥沥拉拉二十三”,一直会吃到年二十三送灶王爷。因此,你可以想象得到煮腊八粥的锅有多大了。

  差不多从腊八开始,很多人就开始陆陆续续逢初五初十赶集,置办年货了。随着日子一天一天接近年三十,年的味道也就越来越浓了。大概过了年二十三,每天都有集会,赶集的人也越来越多,年三十上午会达到顶峰。

  我小时候,差不多一年只给置办一身新衣服。而且,不是买的成衣,而是母亲选好布料,找人裁剪好,回到家里自己用缝纫机缝制。碰到款型稍微复杂点的,还得请比较手巧的亲戚朋友或者邻居缝制。我二娘就特别手巧,一到腊月,就是忙不完的活。当然,找她帮忙的人都会多多少少备一点礼物。什么礼物,无非就是半斤白糖或者一斤挂面或者几只苹果之类的。

  除了衣服,鞋也是母亲一针一线自己缝制出来的。上小学,经常要参加演讲或者诗歌朗诵之类的,学校要求穿白运动鞋、蓝裤子,我的运动鞋都是借别人的。印象中,上初中,母亲才开始给我买运动鞋。上高中,我才开始自己买鞋,买的第一双鞋是回力的经典款篮球鞋。

  所以,对于我们这种家庭的孩子而言,过年就意味着有新衣服穿,因为有新衣服穿,对于我们而言,年才会显得更加有味道。

  那时候,特别喜欢和父母一起去赶集。不为别的,就为了能在赶集的时候让父母扣出几毛钱买一点零食吃。

  接下来,就要进行大扫除。经常,每家每户都把能搬的东西都搬到院子里,撕掉旧的被烟熏火燎发黄发黑的墙纸(很多都是旧报纸当墙纸)和年画。报纸会扔掉,年画一般会留下来,用来包书或者裁剪鞋样。

  腊月二十三,老家那边是要送灶王爷去天庭。灶王爷画像两边的对联是“上天言好事,回宫降吉祥”。这天,几乎每家都要烙饼,而且是白面饼。据说是为了献祭给灶王爷,让灶王爷吃得好一点,可以上天的时候多美言几句。因为是白面烙的饼,所以比参了黑面的馒头好吃很多,而我们也就多了一些期盼。

  腊月二十四早上,会将吃饱的灶王爷请下灶台,拿到院子里或者路边烧掉,送灶王爷“上天言好事”。

  接下来到大年初一之前的这几天,还有一件大事,那就是蒸馍。老一辈们的说法是,辛苦了一年,正月初一到正月十五之前的日子就应该不干什么活,好好享受辛苦一年的劳动成果。所以,要蒸很多馍,几乎够一家子吃到正月十五。

  北方天冷,蒸馍这天因为动静大,所以几乎一整天家里都是热气腾腾的,到处都蔓延着越来越重的年味。

  除了蒸馍,还会蒸不少的包子。有菜包子(一般都是白菜或者萝卜馅的),有豆沙包子,家境好点的这会儿就有肉包子了。我小时,我家几乎没有肉包子。

  粉刷一新的墙壁需要用报纸或者年画重新给糊起来。我家用来糊墙的报纸要么是赶集时买来的,要么是找亲朋要的。记得有一年,竟然发现用来糊墙的报纸有好几张《童话报》,对于严重缺乏书看但又特别喜欢看书的我而言,简直是如获珍宝。另外,墙上报纸上的新闻,经常会被我沿着墙壁看个遍。

  即使那几年日子过得再穷,父亲也会在除夕之前买点肉回来。

  除夕那天,母亲将一般会花一上午来收拾父亲买回来的肉。按照肥瘦,有的被做成肉臊子,有的需要炼点猪油出来,有的被做成肉方,比较精瘦的会用来做凉菜。这几年,日子过得好点了,一般都是用熟牛肉来做凉菜。

  除夕中午,目前会用煮肉的肉汤、碎肉、一点肉片、粉条、白菜、豆腐、萝卜等做成一锅烩菜,一锅溢着浓香的烩菜。这一顿饭,我会吃得特别开心特别满足。

  吃过午饭,就要开始张罗着铁对联和门旗。对了,门契大致长下面这样子,关中那边过年时家家都会贴在门楣上,别的地方不太清楚。

  除了对联和门旗,还得贴窗花,贴福字,在院子门口贴上“出门见喜”之类的。一般来说,所有这些都是以红色为主。如果,家里有人去世不到一年,门契和春联的颜色就是蓝色或者其他颜色了。

  我是看书才知道年夜饭这回事。因为,我家那片儿,好像比较少有吃年夜饭的。

  当时,一个村子就一两台电视机,所以春晚,对我而言,那是相当遥远的事情了。

  除夕那晚,小孩子们因为各种原因会变得异常兴奋,不停的闹腾着。如果恰好碰到下雪,就闹腾的更起劲了。有些实在憋不住的,会从柜子里偷几只小爆竹在别的小朋友的围观中点燃,然后所有人都大叫欢呼。折腾累了,就回家睡觉。

  经常,我们睡着的时候,母亲还在收拾着。

  不到凌晨十二点,爆竹声就开始响个不断。爷爷在世的时候,不允许我们晚上放爆竹,必须要等到大年初一的早上才可以,说是晚上是先人(已经去世的长辈)们回家看望后辈的时间,放爆竹,是对先人们的不敬。所以,我们家的爆竹都是等到大年初一的早上才可以放。

  初一的早上,我们家一般吃饺子或者臊子面。如果是饺子,一般都是前一天晚上母亲和父亲包好的。

  起床的时候,母亲已经将准备好的新衣服、新裤子、新袜子和新鞋子放在炕头。如不出意外,衣服口袋会有几块钱的压岁钱。

  对于压岁钱,很多同辈是需要向父母磕头问好才可以得到的,我家没有这样的规矩。但是,如果想要得到爷爷辈的压岁钱,就必须磕头问好拜年。

  吃过饺子或者臊子面,这传统意义上的新的一年就开始了。

  大年初一中午那顿饭,一般是我家过年时没有客人来走亲戚的时候最丰盛的一顿。为了这一顿,母亲也会花费很多精力去准备。初一那天,不允许动扫帚。说是这天动了扫帚打扫卫生的话,一整年都得辛辛苦苦。这天,大家显得有点无所事事,吃吃喝喝,窜门聊天,或者围在墙根下棋打牌。

  初二开始,就得走亲戚了。新媳妇得在这一天带着新姑爷和大包小包的礼物回娘家,有了小孩的也得带着孩子和丈夫回娘家走亲戚。对于严重缺乏零花钱的小孩子们而言,可能最喜欢去舅舅家走亲亲,因为舅舅可能会比较大方,能从舅舅那得到一笔看起来不错的压岁钱。除了去舅舅家走亲戚,如果有认了干爸干妈的,一般也会在初二或者初三去走亲戚。以前,小孩子得病老是不好的时候,家长就觉得呵护小孩子的人太少了,应该给小孩子认一个干爸干妈,这样小孩子就不会经常得病。所以,小孩子的干爸干妈一般都是和小孩子的父母能谈得来的,家境也相当的。

  初五,算是一个小年,也得放鞭炮,但没有大年初一的动静那么大了。

  初十,算是小小年,也会改善一下伙食。

  正月十五,算是比较重要的一个日子了。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县城里这一天就会有社火表演。这一天,县城的主街道可以用万人空巷来形容,挤满了看热闹的和卖各种小吃和玩具的,异常热闹。看完社火表演,一般会顺带着买点元宵,晚上和醪糟放在一起煮了吃。晚饭后,小孩子们都会在晚上打着舅舅或者干爸干妈送的灯笼,游走在村子中。最后,会碰灯笼,直至灯笼燃烧,烧成灰烬,然后才各自散去。

  至此,年气已经被消耗的差不多了,年也算是到了尾声,年味也就开始变得越来越淡。对于小孩子们而言,又要开始期待新的一年的到来了。

  在我看来,如此过年,才会比较有年味。但是现在,我对过年已经没有了一点的期盼。如果非要说有期盼,可能是趁着过年可以多休几天假。

  或许,我们应该庆幸这样的改变。

责任编辑:关雨晴
近期热点新闻
专题报道
联系我们
热线电话:0533-2786727
邮箱:lgwindow@163.com
xinwen@sdut.edu.cn
欢迎大家通过本网投稿系统,提供新闻线索和稿件。
网站管理:山东理工大学党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