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味

作者:来源:网络发布时间:2018-01-18阅读次数:39

  以前外公在的时候,我全家和4个姨妈全家基本都会聚集在外公家吃年夜饭,守岁,放鞭炮。
  外公浙江人,成年便跟着部队南征北战,建国后在企业退休,会做很多好吃的天南海北的菜。记得每年我最喜欢的时候就是跟着外公后面看他做八宝饭,他做的八宝饭猪油浓厚,用料丰富,我还可以跟着偷吃葡萄干,金桔丝这些食材。
  然后大家一起开心的包饺子。
  除夕的夜晚,外公要求把所有房间的灯都打开,吃完年夜饭大家围着暖暖的火炉打牌看春晚。12点的时候,大人小孩全部出动出去放鞭炮。我记得当时我们一整个大区,都会弥漫着浓浓的烟花味。
  后来,外公去世了,很难再有这样的年。
  长大后,大家也自觉不放鞭炮了。亲戚也不怎么往来了,每次就我家3口孤零零吃饭,外婆偶尔来家里过年,住几天就走了。总觉得饭菜,没有外公做的那么温暖和舒服,虽然妈妈手艺不差,但是少了浓浓的亲情。互相串门拜年的情景也没有了,城市里的人渐渐冷漠。牌局和唱K多了起来,但是总想起陈奕迅的K歌之王,大家都在欢天喜地,但个中滋味,只有自己清楚。
  再后来,我那些过年要聚的同学们也走动少了,大家都成家,有家长小孩。即使难得的聚会,也因为各自生活的圈子和层次差别太大,共同的话题越来越少。索然无味。
  外公葬在了乡下,以前每年初二会去给外婆拜年,习俗也是会给去世的人烧钱拜年,这几年我每次去到外公的坟前,先点上3根他爱的芙蓉王,烟总是很快就烧没了,感觉外公正坐在沙发上戴着老花眼镜,一边看电视一边吸烟,阳光从阳台斜斜洒进来,他身上总是有太阳的光,慈祥地看着我写作业。而后我总是会嚎嚎大哭,他对我最好,在我初中的时候去世了,如今我出息了,却不能让他抽到他最喜欢抽的烟,吃不了最喜欢吃的甜食,看不到我给他找的最好的外孙女婿。我恨他没有享到他最爱的大外孙女的福,看着坟头的野草,想着年纪已高的外婆,总会心生悲叹。如果哪一天外婆去世了,如果哪一天我越走越远,是不是外公坟头的草都不会有人来清理。
  我知道,很多大人每次扫墓,都是象征性的放放鞭炮,烧烧纸钱,也可能他们想开了,人总有离去的时候。可是我总在漫天的鞭炮渣里发呆,难过。每次大家扫墓完要走了,我恨不得为他点上可以抽一年的烟,竖在他的坟头。让他可以享一次福,一次也好。
  我想,我心中的年,也就只有那外公在世的那几年了把。
  我每年除夕最喜欢是下午就打开电视机,看着一年又一年,总是有这样那样的感动,回家,回家,永恒不变的主题是回家。
  可能现在,最理想最简单最有年味的,也就是当你挤破头,找各种渠道,用各种方式和交通工具回到家的那会,一家人吃一顿团圆饭,即使问到你工资几何,是否有男友,什么时候结婚的时候,都不用发火,毕竟,你是城里工作的人,而你的家乡,已经回不去了,他们所能关心你的方式,也只能问你一些这样的话题。绝非恶意,只是你变得浮躁,你越来越不耐烦。

责任编辑:关雨晴
近期热点新闻
专题报道
联系我们
热线电话:0533-2786727
邮箱:lgwindow@163.com
xinwen@sdut.edu.cn
欢迎大家通过本网投稿系统,提供新闻线索和稿件。
网站管理:山东理工大学党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