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杰:遇见梦想的天空分外蓝

作者:张杰来源:卡瑞特工作室发布时间:2017-12-03阅读次数:53

  两首对我来说于站庆期间难以忘怀的歌曲组成约稿的题目纵然显得有些矫情,却也是对我来说意义不同的,每当听到这两首歌时便在想:那时候的我有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也会被网站那帮小可爱们催稿,自己又会不会有像今天这般伏在电脑前回忆往事种种,不免感慨的一番窘境。

今年的约稿我没打算写的。

写约稿一度被我认为是矫情的不能再矫情的事情,在职的时候,每当看到网站学长学姐的约稿回信中的丝丝挂念的言语内心总会波澜起伏,那时也会颇有一丝不解,为什么学长学姐们口里信里说着不写约稿,不写约稿,却让在邮件这一端的我看到来信的时候泛起思念,言语中充满着给我们的安慰和鼓励。

“我和你说,等我退站,我才不写约稿,那种矫情的文字远不如回网站看看他们来的实在。”我信誓旦旦地和马良说。如今,“实力打脸”这个词用在我身上也毫不为过了,是的,我想念那个我奋斗了两年的网站和我的兄弟们。

不知道我的兄弟们近况如何了,虽是在一个校园,更甚于在一个餐厅吃饭,奈何憎恨于理工大浩浩汤汤的求学队伍此起彼伏,学子摩肩接踵。不夸张的说,和兄弟们在一起工作的两年是我最值得记忆并珍藏的两年美好时光。从彼此不认识到逐渐相识相知,缘分这个词也确实奇妙的很了。经历了网站改版、学校60周年校庆和与新一届的宝宝合作完成任务忙的不可开交的日子,那时候的我们,虽然累但心里知道还有兄弟们的陪伴,有历届学长学姐的嘱托,自己也就不再抱怨什么,相反,那时的自己却会对自己的处境感到丝丝幸福,从心底,油然而生。偶尔会在图书馆遇上他们,看到的时候除了惊讶之外,更多的便是那种老友相逢的激动与快乐,这种感觉只有真正经历过之后才会切身体会到,像打翻了一瓶精心准备的蜂蜜罐,惶恐中透着甜蜜。

 每当路过鸿远楼看到记忆中熟悉的地方亮着灯,想着网站的人在继续着我的工作,守护着网站的点滴成长,都会在心里涌出一种骄傲感,你看,他们多棒。偶尔会浏览一下网站,看到责任编辑一栏逐渐变成陌生的名字,也会感慨一番,是哦,你是老学长了。不过,换一面想,网站新的宝宝在继续着我的工作,那种责任感的使命交接多么神圣,两年前的你不也是在采编四个电脑间踌躇着哪个电脑好用,好不容易选好了心仪已久的三号采编电脑,却又在接水的眨眼功夫之间被其他小可爱占了位置。好不容易坐下开始审稿,又在纠结着到底“举办”要改成什么,“了”“的”到底删去哪个,一切的一切如今换成了新的人在做着旧的事情,脑海里的记忆如此清晰又那么陌生。

如今的我,正在为我的考研院校而发愁,左右不定主意,有时候会自己一个人走在路上,听着歌,憧憬着未来我的模样。有一次高中很好的朋友开玩笑说:“学霸同学,以后‘苟富贵,莫相忘’哦。”我回以调侃,“切,你才是‘狗’,哈哈。”有时候你会觉得和一个三观一致的朋友在一起是很幸福的事情,我不喜欢不上进的人,如果你在别人面前讨论的是我要如何努力为以后赢得一个称心如意的生活,而他回以鄙夷的语气认为“学习是无用的事情,以后平凡过一生就好”的观点,那这种人你即便说的再多也是无用的,最好的回应是沉默。

我不知道我有没有和网站的人说过一直激励着我努力向前的一句话,如果没有,那就借这篇约稿告诉网站的宝宝吧——你没有任何家庭背景,你没有什么可以依靠,你只能依靠你自己,所以你必须认真对待每一件事,你要做到事事优秀。有许多人质疑过我努力的原因,我没有和他们说很多,更多的是内心的辩驳,这种辩驳于我而言更具动力,也分量沉重,诚然,不与傻瓜论短长。

 上两段有点扯远了,不过学弟学妹们就权当老学长给你们的建议吧。十五周年了哎,网站的宝宝们你们还好吗?似乎问这句话有些多余,不过还是要问啊,谁让你们在我心里占据着非常重要的位置呢。

你是晚风渐稀,星河若隐,一场小别离;你是回忆与爱,叙旧的歌,只唱给我听。其实,写到最后,这更不像是一篇约稿,倒成为一封家书了。

  番外:

  25号晚去了网站,网站样子变化很大,曾经的“团结 高效 严谨 汇才”也被网站新贴出来的规章制度所取代,大一的宝宝看见我们也如当初我们看见大三学长学姐回网站一般的不知所措,变化种种是埋藏在心底的那封原始印象的更迭,更是所有新的开始。

和王婷说了很久自己在去年校园风和站庆时期所遇到的事情该怎么处理,那种唠叨爱说的性子又一次展现出来并毫无疑问的受到了“鄙夷”。其实,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许多事情是她承担起来是很累的,但是有时候顺其自然比无能为力看起来要好得多,采编部的发展甚至于整个网站的发展还有待于新鲜血液的支撑和改革,老的东西是靠不住的,曾经那份属于我的骄傲需要她们去守护和坚持,着实辛苦。

最近站庆期间应该会有歌曲或其他节目的排练,瑟瑟寒风中排练也确实是一件考验意志的事情,想起13周年站庆的时候因为实在是冷,于是在鲁泰纺织学院大厅里排练歌曲《遇见》和小品《斗地主》,14周年站庆在稷下湖排练唱《梦想的天空分外蓝》,如此种种充满了与寒风不可分割的记忆。这一段的时间最是辛苦也最为印象深刻。还有一周站庆就要到了,不管你们排练的怎么样,于我们而言,你们向我们这些老家伙叫出那一声“学长”“学姐”的称谓便已是最好的礼物了。

  稿子拖了很久,心里有很多话想说,真开始打字却又不知道该写些什么了,感觉自己快不会写文章了,倒也愧对我的采编出身,如果交晚了,还请组织原谅,笔芯。

责任编辑:于敏
近期热点新闻
专题报道
联系我们
热线电话:0533-2786727
邮箱:lgwindow@163.com
xinwen@sdut.edu.cn
欢迎大家通过本网投稿系统,提供新闻线索和稿件。
网站管理:山东理工大学党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