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非洲》

作者:来源:发布时间:2017-03-17阅读次数:65

    1、它们全是黑色的——那圣洁的、甜蜜的非洲黑色,蕴含着沉沉的年华,使你感到无论优雅、力度、生气,黑色都是无与伦比的。

    2、一个白人若要跟你说句亲热的话,会写到:“我永远不会忘记你。”非洲人则说:“我们不会想念你,因为你会忘记我们。”

    3、感觉好似在聆听一位老人叙述她的回忆,非洲绵延不绝的山脉,非洲壮阔的草原,非洲的风土人情,在她的叙述中像画卷一样展开。
    仿佛看到山峦在我的脚下,看到宝石般蔚蓝的纳特隆湖和在湖畔生活着的那成千上万只的火烈鸟,湖水倒映着它们优雅的身姿,听到来自机器的轰鸣它们伸展开翅膀在一瞬间起飞,在机身下方展现出火焰般变换莫测的图案。又幻想自己正坐在湖边,同作者一起谈论着文学,哲学,天文,历史,以及世间种种,灼热的阳光在一步开外的地方炙烤着大地,而我们却在机翼下方的阴影处喝着啤酒闲适地交谈。忽而又坐着飞机在一万二千英尺的高空,前额感受着冷空气的侵袭,而胸中却涌动对冒险极度渴望的沸腾的血。飞机似乎早已脱离地心引力的控制,飞到外太空去,好像身边略过的并不是来自地球的气息,而是在浩瀚宇宙中一刻不停行走的星辰。
    多么令人向往,这些人有勇气将自己的性命交付自然,只为换取对世间奇伟壮丽之色的惊鸿一瞥。愿我在有生之年,能再次踏足非洲那片充满神秘和野性的土地,能够匍匐在大自然的脚下,献出我的真心。
    读飞行记的时候并没有预料到戴尼斯会死。但读到他的安葬,心中却萌生了要去肯尼亚,在可以眺望到肯尼亚山和乞力马扎罗山的那块土地上,去看看这位勇敢而豁达的人的墓地。着实感到惋惜,为作者失去这样一位挚友而感到惋惜。
    最后的离别篇,在昏暗的灯光下,脑海里却是那些预备为作者举行恩戈马盛会却最终被禁止的老人,他们赤裸着躯体,皮肤的颜色和纹路像是历经百年的软枣树。她将他们形容为老绵羊,而我正是在这一瞬间掉下眼泪。眼泪为离别的伤感,也为人群面对命运的无力感。不曾了解那个殖民的年代,也无法探寻其中的情感,只是从自己的内心深处感到悲伤的情绪在涌动。
    在书的开头她写到“我的非洲庄园坐落在恩戈山麓。赤道在这片高地北部的一百英里土地上横贯而过。庄园海拔高达六千英尺。”在书的结尾她写“从站台西南方遥望,我又见到了恩戈山。巍巍的山峰,像波涛起伏在平展的大地怀抱之中,一切都呈现出天蓝色。它们是那么遥远。四座山峰显得那么渺茫,令人难以分辨。这景象与我从庄园里见到的迥然不一。迢迢旅途,将恩戈山的线条磨圆了,磨平了。” 这一幅绝美的画卷,就这样在我的眼前缓缓的合上了。这感觉和作者如出一辙 “在我的感知中,我没有离开非洲,而是非洲正在缓缓地、庄重地从我身边离去。”

责任编辑:
近期热点新闻
专题报道
联系我们
热线电话:0533-2786727
邮箱:lgwindow@163.com
xinwen@sdut.edu.cn
欢迎大家通过本网投稿系统,提供新闻线索和稿件。
网站管理:山东理工大学党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