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迎新春】诗与春节

作者:王玉才来源:理工新闻网发布时间:2017-01-28阅读次数:39


  对于国人而言,春节是一个特别重要的日子。春节前夕,远在千里之外的游子也会赶回家与家人团聚。于古人,那时的交通工具还不能与现在相提并论,他们会提前一两个月便起身回家,想想古诗中的意境便也历历在目了。尽管如此,很多人因身兼要职,或距离太远,总会来不及回家。就像现在的人们,尽管交通工具缩短了世界的距离,但依然有人回不了家,不管是镇守边疆的军人,还是坚守岗位的陌生人当他们守着面前的火烛,亦或是看着灯火通明的街市,听着喧闹的爆竹,陪伴自己的只有影子,摇曳的灯光勾勒出他们那孤独落寞的身影,思乡之情油然而生,此情此景,用一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来形容虽不和时令但却很形象。现在社会发展如此之快,太多人一年到头都在外面,而春节,便也成为一家人团聚的日子,更值得人去珍惜。

想到这此时此景,耳边传来几声鞭炮声,可想而知,又有多少人在赶往回家的路上。不管路多长,回家的路再长也不算远,不管生在什么年代,自从有了春节这个概念,在这天都会和亲朋好友聚在一起,这便是“畴昔通家好,相知无间然”,古代诗人孟浩然的这次春节便在有同乡之谊的张子荣的府邸度过的,他们曾同隐鹿门山,朝夕相伴、亲密无间,和这样一位好友一同度过春节,我想也是一种幸福吧。正如我们每到这个时候都会和家人团聚在一起,聊着家常,在欢声笑语中度过,沉浸在幸福中。时不时走街串巷,到朋友家聚聚,送上我们的祝福,出门遇到人恭恭手,说上句新年好。

  相聚固然美好,天底下又有太多的人期待着与家人、孩子相聚,他们每天都过着孤独的生活,也只有春节,才能使他们的儿女亦或是父母回家,这也使春节更加弥足珍贵。古代寿命不能与现在相比,等他们到古稀之年,怕是亲人们多已不在了,那时的孟浩然已经四十岁了,“昨夜斗回北,今朝岁起东”,新的一年开始了。人到了暮年,心也逐渐归于平淡,那时的他虽已不再做官,但仍心系百姓。到春节,也有太多人无法回家,“故乡今夜思千里,霜鬓明朝又一年”是无奈,更是牵挂思念。故乡的亲人在除夕之夜定是在想念千里之外的我,想着我今夜不知落在何处,想着我一个人如何度过今晚。这漫漫无边的思念之苦,又为诗人增添了新的白发。古人尚且如此,每到春节,我们也在极力赶回家。这时候,空巢老人、留守儿童,他们才是最快乐的,他们盼望着儿女,父母的归来,盼望春节的到来。

  自从春节出现,从古至今,我们都以不同的方式庆祝着,但总也渴望能与家人团聚,当家人围在桌前,看着这满满的一桌菜,又洋溢着满满的爱。听,“爆竹声中一岁除”,又有多少人按耐不住去观望,春节就是这样,让你久久的盼着,却迟迟不到来



责任编辑:王敏
近期热点新闻
专题报道
联系我们
热线电话:0533-2786727
邮箱:lgwindow@163.com
xinwen@sdut.edu.cn
欢迎大家通过本网投稿系统,提供新闻线索和稿件。
网站管理:山东理工大学党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