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迎新春】守岁迎新

作者:石润泽来源:理工新闻网发布时间:2017-01-28阅读次数:53


  申岁将止,不知为何,从小就觉得只有农历的除夕才是一年真正的终止,只有新春的大拜年才是一年真正的开始。人在不知不觉中长大,最难忘的是每年阖家团圆守岁迎新的日子,守岁的感觉就像孔尚任《甲午元旦》描绘的那样,无论大家怎么说“年味不浓”我仍然期待每年每个家庭最重要的日子。

  萧疏白发不盈颠,守岁围炉竟废眠。除夕守岁的传统传承至今,古时候大年三十的晚上一家人团聚,围坐在火炉边上守岁,人们点起蜡烛,通宵守岁祈求把一切邪瘟病疫照跑驱走,期待着新的一年吉祥如意。现在的人们,家中的人除夕新联更旧符,杀猪宰羊准备年货,归子无论平时走的多远,都会努力在年三十的晚上回家吃顿年夜饭,品味年年有“鱼”就着春晚的欢乐热闹,畅谈一年欢喜,展望未来的光阴,一夜不眠喜悦不散。古往今来,改变的是习俗,不变的是真情。

  剪烛催干消夜酒,倾囊分遍买春钱。总觉得共剪西窗烛的时候最适合夜话畅谈,夜酒倾尽,一年之末,喜悦忧愁都透过酒来表达,于我而言,农村稚子的除夕或许没有诗人的万般情谊,最深的记忆是与伙伴的迷藏,难忘的是“酒盒灯笼”,红烛在内,笑乐相伴,驱散的不只有寒冷,想想现在的我们即使不会此般嬉笑玩乐,但关乎年的记忆丝珍藏酒中,愈久弥香。

  听烧爆竹童心在,看换桃符老兴偏。诗人在写此诗的时候,暮年已至,六十六岁的老者围炉守岁的时候闻听爆竹童心不泯,欢欣鼓舞,桃符更换祈祷新年的吉祥如意。这让我想到自己,家乡的习俗是三十的日子更换春联,家中的“对子”每年都是我陪爸爸更换,登上农梯,撤下旧年的桃符,涂抹自制的糨子,更换新年的祝福。还有除夕午夜的时候鸣炮纪念,和弟弟最期待的就是那一刻的鞭炮齐鸣,就着春晚中的祝词,赶去一晚的疲惫,祛除一年的忧伤,迎接新年的美好。

  鼓角梅花添一部,五更欢笑拜新年。梅花竞相开放,四周鼓角声起,待到五更时分人们欢笑着相互拜年。诗人笔下的新年与今时相仿,一样的喜悦征程,同样的满怀期待。老家的新年对于大年初一颇有讲究,从祭祀祖先到走街串巷的拜年,从言语举动到风俗穿衣,或许老家的新年总是比城市的春节添了些年味,恰是这令人珍视的年味,吸引着包括我在内的游子征途踏遍乡难忘。

  听遍了千门万户瞳瞳日总把新桃换旧符的元日,新春的诗句总显得有些贫乏与伤感,或许古时的元日中诗人总是有自己的无可奈何与悲伤遥寄,所以才会在诗句中平添了感伤,相较之下,即使大春运下有太多的奔苦劳累,但阖家团聚的日子总是显得弥足珍贵。孤子盼双亲,老者喜迎亲。初闻甲午元旦,我的心瞬间就被打动了,古时的守岁迎新传承今日,华夏数载,新春的日子普天同庆,年味永远不会因为形式的改变变淡,只要心中有爱,阖家团聚的日子就是最美的新年。



责任编辑:王敏
近期热点新闻
专题报道
联系我们
热线电话:0533-2786727
邮箱:lgwindow@163.com
xinwen@sdut.edu.cn
欢迎大家通过本网投稿系统,提供新闻线索和稿件。
网站管理:山东理工大学党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