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迎新春】除夜宿石头有梦

读“一年将尽夜,万里未归人”遥想

作者: 王婷 石润泽来源:理工新闻网发布时间:2017-01-28阅读次数:246


  年岁极美,在于它的必然流逝。又是一年冬雪,转眼又到除夕。大片大片的雪从高处掉下来,覆盖在土地上,树枝上,屋顶上,明日如何赶路呢。自己孤身一人栖身在这小旅馆里,屋里寥寥的摆设都散发着寒气,有些年头的圆木桌上摆放着的烛台已锈迹斑斑,只有这略微跳动的烛苗与我做伴。

提笔良久,想到梁武帝萧衍《冬歌》中的一年漏将近,万里人未归,终在纸上写下“一年终将近,万里未归人”,过去今夜,这年也就会变成去年了吧,本是合家团圆的日子,我却在这离家万里之地独自伤神,眼眶微热却也无话可言,和衣躺在床上,似乎又看到幼时过年的场景。

“噼里啪啦”响的炮竹声把人从睡梦中惊醒,我瞬时来了精神,一骨碌爬了起来,看见兄长正和一群玩伴点爆竹,一群人双手捂耳,紧盯着不远处的火星,“嘭”,爆竹炸开,一群人高兴的拍手叫好,同伴的眼睛一个个都笑成了月牙,大家推搡着又点下一个。有种让人闻到就想流泪的味道,那是过年时燃放爆竹后空气中弥留的火药味。他依然有意识的想。那时真好。

远远听见父亲呼唤自己的乳名,赶忙跑去父亲跟前,看见父亲正在大红纸上挥着毛笔,“喊你兄长将福联贴上”,自己个子小,兄长自告奋勇踩在木凳上把大红对子贴在门框上,“梅花开五福,竹叶报三多”“满门增喜庆,庆堂迎福来”,贴上新的红福,家里立时有了过年的气氛。“慢点”,母亲在一旁叮嘱道。一家人眼角都有止不住的笑意,父亲从不远处走来,又递过来几张福字。有种让人看到就觉得耀眼的颜色,那是贴的红福将周围空气都映地泛红的红色。那时真好。

“开饭了!”母亲招呼道。一家人坐在圆桌前,自己家里不富裕,但平常也能解决温饱,看到平常吃不到的饭菜自然欢喜,旁边的兄长眼里也放了光,手不自觉的夹一筷,再夹一筷,母亲在一旁打趣,“你俩慢点吃,又没人和你们抢”,父亲少话,却也被母亲一句话逗的笑出了声,屋外冬风刺骨,屋内其乐融融。有种想到就让人垂涎的美味,那是过年时母亲做的团圆饭。那时真好。

窗子开了,外面已经起了风,被冷风激的醒了神,起身关上窗,向外看去,原来,雪已经停了,这银装素裹的样子竟然也觉得好看,明年必是一个丰收年。这风,是从家乡的方向吹过来的吧,似乎从家乡吹来的风都是暖的。屋外的雪映照的屋内亮堂堂的,竟觉得摆设温馨了许多,自己不自觉也有了困意。

谨以此文慰藉春节尚未归家的游子,无论自己身在何处,但记忆中的春节永远不会褪色,远方的人也会在方寸之地思念着自己,总会有不期而遇的温暖和生生不息的希望,所有的春天都会被揉进下一个清晨里。





责任编辑:王敏
近期热点新闻
专题报道
联系我们
热线电话:0533-2786727
邮箱:lgwindow@163.com
xinwen@sdut.edu.cn
欢迎大家通过本网投稿系统,提供新闻线索和稿件。
网站管理:山东理工大学党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