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散文】蒲公英的种子

作者:郭玉莹来源: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发布时间:2016-12-02阅读次数:64

  在沉默不肯放手的夏夜,斑驳里落一片花影,迷离又疏远。白天的太阳变换了温柔的姿态召唤我,而我却感受到更为刺痛的力量。澄静还是混沌,已然分不清。看惯了太多的情与爱,伤与痛,寂寞与孤独,盛世和烟柳,于是便想要开上这趟人生的列车,把一路的黑暗和一切的一切都散成虚无。打破一切,然后重整旗鼓,即使碎片将骄傲与梦想撕裂地面目全非。

  花儿对天空说,请让风儿走慢些吧,蒲公英的种子还没有找到家乡,我还没来得及为大地换上秋天的衣裳,究竟是有多漫长,才会让我找到你。

  常常在想,是否就这样“成就了自己,无论宁静还是喧闹。不想再去找个地方或者时间,说着数不尽的沧桑,是否每个自由的背后都隐藏着压迫。下雨天醉了好久。雨声里听到了妈妈的声音,闻到了爸爸煮的饭香,看到了奶奶满头的白发和粗糙的不能再粗糙的手,于是暗暗庆幸自己原来可以如此幸运,无谓嘲笑、虚伪、讥讽、压迫、埋没和忍让,只有牵挂与想念。哪里有你们,哪里就有我骄傲的去处,有我安心的自由。麦田里的穗子原来可以长得这么丰硕,匆忙奔走的小动物们也可以在里面安家。

  一种感觉会随外部的风云变幻而起伏不定,但最终还是会安定下来,抓住命运的筋骨,无论被抽离过多少次,都会在浪潮涌来的一瞬找到一切的平衡。

  在云中看着你,抓住你,仿佛就这样摸到了温暖如花蕊初开的阳光,即使有雨点打在脸上,也毫不会打扰你在湖心的自由的舞蹈。有鸟儿在彩色的清晨飞来,尘埃消失在花朵的雨露里。

  成长是满山望去逼人眼目的绯红和翠绿;是太阳升起前已经表现出郁热的朝霞,映红了早早起床在屋前捕蜻蜓的孩童的脸;是细雨中荡漾着的微风,伴着淡淡草房子的味道;是世间一切的念想,爱什么就奋不顾身,摘一朵木槿花偷偷放在你常静坐的窗前,成为一个牧童,一个猎户,一位溪边捣衣的女子,或是任何自由的模样。

  夏夜的微风是自由幻化的精灵,路边的每一棵草都长成了自己的模样,每一阵风每一缕香都是如此恰当的存在着。操场有很多有趣的事,尤其是在晚上,单单是月光或许就陶醉了许多人吧。人们结束了一天的忙碌,跑步时会有别样的惬意,那时的人生只剩下汗水和心跳。有时,我也会学着他们的样子,边跑着边叫喊,喊声回响着,一遍又一遍,把空气凝结成了自由,星星离我又近了些;而且,我总是会这样认为,散步的人就像沈老《边城》中的茶峒人一样,“一分安静增加了人对于人事的思索力,增加了梦。那时的他们,思考的便不单单是促狭的世界,他们不能将那种模糊的东西具体起来,便把所有的精力放在星星和柳枝上,把天空和草地联系起来,风是他们唯一可以触摸现实的存在;如果逢着飘着细雨的日子,人数自然少些,但也不妨碍怀着各种心事的人儿走着自己的脚步,在雨下,沐着朦胧的月光,更有了些沉郁的味道。

  我沉醉在晚风中,也欢喜听着属于青春的声音,正如三月的春天。就像迟子建说的那样,青春是像绣花针一般嫩绿的草芽,慢慢把山头染成迭起的波涛。阳光和微风恰好都在。

责任编辑:王敏
近期热点新闻
专题报道
联系我们
热线电话:0533-2786727
邮箱:lgwindow@163.com
xinwen@sdut.edu.cn
欢迎大家通过本网投稿系统,提供新闻线索和稿件。
网站管理:山东理工大学党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