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的微笑

作者:吴学菲来源:国防教育学院发布时间:2016-06-07阅读次数:815

  《蒙娜丽莎》又名《永恒的微笑》,这是一幅简单的画,以为优雅的女士坐在背景前微笑,但那抹微笑,让无数的人前赴后继的沉迷并且孜孜不倦地研究着。一开始,也许蒙娜丽莎的走红是由于达芬奇,但到了如今,我想蒙娜丽莎的价值和意义已经不仅仅限于达芬奇的画作,而是有自己的传承和某种类似于信仰的崇拜。  

  到法国,浪漫之都巴黎是不得不去的地方,而巴黎,除了埃菲尔铁塔,你必须去的还有卢浮宫,就像来到中国,不到长城非好汉一样。卢浮宫的盛名享誉已久,美丽的塞纳河畔,U 型的建筑外形,宫前炫目的玻璃金字塔形入口。就算抛去她的面积不谈,她也拥有着雄浑的底蕴。世界上最古老、最大、最著名的博物馆之一,法国历史上最悠久的王宫。这么多炫目的光环,几乎让人无法直视它的光芒。不得不提的是,那独树一帜的金字塔入口,设计来自华人建筑大师贝聿铭,这是华人的骄傲和国人智慧的体现。

  言归正传,既然说的是蒙娜丽莎,这里为什么要提到卢浮宫呢?因为蒙娜丽莎是卢浮宫的最重要的展品之一,或者说,是镇馆之宝。不要怀疑蒙娜丽莎的价值。数百年来,《蒙娜丽莎》一直被誉为最名贵的肖像画, 60 年代它的价值就高达 1亿美元。曾经蒙娜丽莎几次离开过卢浮宫的展厅,先后来到美国的华盛顿和纽约市。这一次展出不可否认轰动了全美,许多人专程前来一睹其真面目。据说参观者太多,每人只能在画像面前停留 3 秒钟。而当来到日本展出时,减少到了 2 秒。  

  为什么这么多人喜欢蒙娜丽莎?不仅是艺术家、绘画家、音乐家,甚至几乎全民都对蒙娜丽莎追捧,尤其在意大利和法国,几乎将蒙娜丽莎视为他们国家的骄傲。  

  她美吗?美,至少我觉得她很美。并非那种魅惑的妖冶的美丽,是那种端庄优雅的美。我没有去研究过她的微笑或者她的瞳孔,只是因为,她的微笑让我看着很舒服,像一束直射内心的阳光,那种震撼心灵的美,所以我选择了她,选择了对蒙娜丽莎进行诠释。如果你让我去鉴赏《向日葵》,我仍然觉得它很美,但是它的美进入了我的眼睛,没有进入我的内心,这就是我的选择。  

  《蒙娜丽莎》有很多秘密,比如,她消失的眉毛,她眼底的字母,背后风景里的数字。有研究者联想到了著名的达芬奇密码,的确,列奥纳多总喜欢用自己的绘画或者图稿中的数字字符来传递信息。但没人能给出一个好的答案,也就是这份神秘,让人们不厌烦的想要揭开微笑之后的面纱。  

  我仔细的想过,她为什么笑?这里也有几种说法,一种,是她是怀孕之后充满母性光辉的喜悦;一种是她对于生活的积极乐观的态度给了她美好的微笑;或许还有可能是坐在窗边看着孩子玩耍时,欣慰的笑。没人知道,就像没有人知道史书背后的真正历史,因为我们没有亲身经历。中国人讲究‘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更何况,是从一幅画来臆想。尽管,已经有人从画里推断出了作画的地点,还推论出了画中人,并找到了那个女人的尸体。  

  最让人感觉到讽刺的是,蒙娜丽莎闻名世界的时候,她脱胎而生的女子的尸体,却在垃圾场中被人寻找到。那个妇人也许到死也不会想到,自己的一幅普通的画像,会在百年后让众人追捧喜爱。那时候她只是个普通的家庭妇女,这也只是一幅画好后因为丈夫变心而不再取回的画作。古人讲求入土为安,她的尸体却因为工程改建,和修道院一起被违章的建筑公司扔到了垃圾场。尽管外国人不在乎死后尸体的安放,因为他们在乎的只是自己的灵魂是否进入了天堂。但是在关注蒙娜丽莎的同时,不得不为她的脱胎者的结局感到悲哀。这不仅仅是一个个别事件,更是对于文物以及遗址的践踏和不保护。被拆毁的修道院,即使换成了高楼耸立或者大道坦途,那些历史的痕迹却被永远的抹去了,而这些痕迹,是越来越少的。就像中国那一座座被无知的房地产商毁去的古寺。也许对于他们得到的是眼前的利益。但失去的艺术以及历史价值从来不是商人所关注的。偏偏关注的群体,却很少能够对此有抗争能力。  

  一幅画,首先带给我们的是视觉上的冲击和感官上的震撼,但如果仅仅这样,蒙娜丽莎未免也辜负了她的虚名。所幸的是,从蒙娜丽莎到她背后的故事都没有让我失望,从第一眼的惊艳开始一直到如今一路磕磕绊绊的探寻,我未曾放弃,还在继续沿着前人开辟的道路前进着。蒙娜丽莎已经不仅仅是一幅画,用佛教的说法,已经自成一个世界。就像红楼梦的红学,两者大同小异。而在这个世界里,我还是刚刚入门的婴孩,即使如此,她仍给了我很多感悟。那似笑非笑的神秘的嘴角,带给我始终向前探寻的勇气,那永恒的微笑和优美的姿态向我诠释了女性的优雅知性。比起《抱银鼠的少女》,《蒙娜丽莎》看起来更加成熟和端庄了,笔锋也多变起来。

  众所周知,达芬奇是左撇子。所以有人别出心裁的将蒙娜丽莎用镜像的方法倒过来观察,并说,这其实不是一个微笑的妇人,而是一个男人的脊背的曲线,这种说法被大多数人认同了。毕竟,达芬奇作为一个同性恋者当初并不否认自己的情感,并且因为特立独行不仅被宗教人士排斥,更被称作了‘怪人’。更有甚至,还有医学家称,蒙娜丽莎没有笑,只是中风了。我还是倾向于她是微笑的妇女这个说法。因为我喜欢她的微笑,即使用身体学的角度去拆分她的脸一半男性一半女性,那又如何?她笑了,笑进了我的心,照亮了我的内心,这对于我就足够了。  

  中国人不善于笑,严肃久了的国人,笑起来总是不太自然,反而没有孩子笑的灿烂。但我很欣慰这个现象正在慢慢的改变,镜头面前的中国人笑的越来越美。曾经有崇洋媚外的人说过,外国人笑起来最美。但是,从欣赏的角度,我还是喜欢中国古典女子的低头浅笑。正所谓,最爱那一低头的温柔,多少英雄,便是沦陷在了那一刹那的回眸里。  

  梨花带雨、蛾眉轻颦纵然是楚楚可怜,一幅惹人怜惜的弱女子模样,但怎么比得上微微一笑的倾国之色。我不爱褒姒的面沉如水,她的一笑的确倾覆了她的国家,但我更爱虞姬、花木兰般的英姿飒爽,换了戎装驰骋沙场,换了女装爽朗妩媚。得妻如此,夫复何求?所以我爱《蒙娜丽莎》的微笑,不因她神秘,只因她动人。那微笑如同阳光照射进了心田。如果可以,我希望她能永远微笑下去,而我,也能一直不变的拥有这样阳光般的微笑。  

 

责任编辑:王绍静
近期热点新闻
专题报道
联系我们
热线电话:0533-2786727
邮箱:lgwindow@163.com
xinwen@sdut.edu.cn
欢迎大家通过本网投稿系统,提供新闻线索和稿件。
网站管理:山东理工大学党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