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系统
首页  专题报道  2019朗读者专题  经典推荐   
红日
作者 : 【中国】吴强
来源 : 百度百科
发布时间 : 2019-10-18
阅读次数 : 23

  《红日》是现当代作家吴强所创作的长篇小说,首版于1957年。《红日》以1947年发生在江苏的涟水,山东的莱芜、孟良崮三次战役为主线,详略得当地描述了这三次战争。书中先写了涟水战役,由于国共双方力量悬殊,结果国民党占领了涟水,而解放军伤亡惨重,被迫撤退。后来解放军重整军队,改变了不利的局面,在接下来的莱芜战役中取得了重大胜利,并在最后的孟良崮战役中全歼了国民党的74师。如此转败为胜的结局更加真实而独特地再现了解放军取得胜利的不易。

  2019年9月23日,《红日》入选“新中国70年70部长篇小说典藏”。

内容简介

  1946年深秋,国民党王牌军整编第七十四师开始向华东解放区疯狂进攻,中国人民解放军沈振新所部一个军奋起抗击,杀退了敌人。面对敌人第二次更加猛烈的进攻,经过一番苦战,涟水终于失守。中国人民解放军被迫撤退,北上山东,实行战略转移。涟水战役失败后,中国人民解放军指战员思想一度处于愤怒和压抑的状态。军长沈振新的心情和战士们一样沉重,以致坐卧不安,懊恼异常。这位英勇善战的将领渴望带领自己的部队有朝一日与七十四师再度交手,一决雌雄。

  沈振新带领部队进入山东北部休整待命。大家总结经验教训,统一思想认识,以求进一步增强战斗力。经过一段时间的整训,部队战斗情绪重又进入昂扬奋发的状态。这时,蒋介石也下定了最后的决心,发动了全国攻势,妄图以优势兵力,将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战场三十万大军逼至山东沂蒙山区,以求最后决战。在敌军南北夹击的形势下,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司令部经过缜密布置,决心分批吃掉敌人,以求打开缺口,粉碎敌人合围的计划。中国人民解放军战略反攻的目标首先确定在对以莱芜为中心的国民党军队的包围上。沈振新奉命率部参战,战士们冒着严寒,踏着高低不平的山路,经过急行军,准时到达莱芜城北吐丝口附近地区,与友邻部队一起完成了对敌李仙洲部五万余人的包围。

  莱芜战役打响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三十里长的战线上发起进攻。沈振新部迅速攻占吐丝口外围阵地。但敌人凭借坚固的地堡攻势和精良的武器装置,仍在负隅顽抗,与中国人民解放军不断纠缠,双方一度处于僵持状态。在这关键时刻,沈振新根据华东野战军司令员陈毅的指示,把作为预备队的刘胜、陈坚的“老虎团”调往前沿,组成一支突击队,越过敌前沿,冲破火力网,插入吐丝口心腹地区。“老虎团” 指战员奋不顾身地继续向前突进,很快冲破最后防线,攻占敌军师指挥所。敌师长何葬见大势已去,仓惶化装出逃,被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发现生擒活捉。吐丝口失守,迫使龟缩在莱芜城中的李仙洲率部突围。但在进入中国人民解放军伏击圈后,终于走投无路,司令官李仙洲也被活捉。菜芜战役在不到三天时间内就取得了胜利,歼敌五万六千余人,从而瓦解了国民党军队对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进逼围攻。

  蒋介石为了在华东战场上挽回败局,飞抵济南,亲自督战,又命令他的王牌军七十四师,回苏北长驱直入山东境内,企图以它为核心摆成龟形阵势,在孟良崮一带与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进行决战。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站军决定对单兵冒进的七十四师进行包围,坚决消灭它以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七十四师是蒋介石手下的特等精锐部队,师长张灵甫号称“常胜将军”。此人凭借与蒋介石的亲密关系,加上装备精良,因此骄横异常。

  他并未意识到自己眼下的危机。仍然以孟良崮一带为据守中心,试图通过“中间开花”的形式,让其他部队配合歼灭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主力部队。与此同时,中国人民解放军沈振新部接到命令,从鲁南星夜兼程赶往沂蒙山区参加会战。全体指战员斗志昂扬,为报涟水失败之仇,欲与七十四师一比高下。

  孟良崮战役开始后,在副军长梁波直接指挥下的刘胜、陈坚“老虎团”歼灭了七十四师一个辎重连,又抢占了垛庄与孟良崮之间的一个重要高地,堵住了敌人逃生的最后一个缺口。他们与友邻部队组成的一个坚强的包围圈对敌人形成了最严重的威胁。这时,被中国人民解放军放回的敌营长孙小甫回部队劝降,七十四师的侧翼八十三师又失掉了万泉山阵地。这一切使张灵甫大为恼怒,于是调动大批飞机,对围攻的解放军阵地狂轰滥炸,以图报复。包围七十四师的口袋进一步收缩,战斗进入了白热化阶段。军长沈振新亲临前线指挥战斗,刘胜、陈坚的总部队首先攻上了山腰,敌军仍在顽抗。中国人民解放军发扬了大无畏的战斗精神,前仆后继,拼命向前。

  团长刘胜在激战中壮烈牺牲,更加激起了战士们的情绪,奋不顾身攻占了孟良崮最主要阵地玉皇顶。我军以一部坚守玉皇顶阵地,以有利地形对付前来增援的敌人,同时又派出一支精干的队伍,从绝壁悬崖上踏出一条路来,直捣敌人的指挥机关。战斗进入到最后阶段,孟良崮山头的敌人还在作垂死挣扎。绿色信号弹射向空中,中国人民解放军像离统之箭冲向敌人的阵地。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激战,山上大部分敌人被消灭,最后仅剩下张灵甫盘据的山洞。中国人民解放军一支小分队在杨军带领下出奇制胜,机智勇敢地接近了敌人的巢穴,与洞外及洞里的敌人展开了血肉的拼杀。张灵甫仍在负隅顽抗,战士们向洞中射出一排排愤怒的子弹。“张灵甫, 出来!”山洞里除去枪声和战士们怒吼的回音之外,没有别的声音。当战士们冲进山洞时,发现狂妄骄横、不可一世的张灵甫已被乱枪打死。国民党王牌七十四师终于全军覆没,中国人民解放军夺取了孟良崮战役的最后胜利。孟良崮的主峰上扬起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胜利的旗帜。

创作动机

  在解放战争时期,吴强担任苏中军区的政治部副部长和华东野战军六纵的宣传部长,他亲身经历了涟水、莱芜、孟良崮、淮海等多次战役。

  孟良崮战役胜利结束,希望能“立马沂蒙第一峰”的常胜将军张灵甫(国民党将领)最终被解放军用门板抬下了山。当时,吴强正随军驻扎在当地的一个村子里,他目睹了这一幕之后,忽然就萌发了要写一部长篇小说来描写这几场战役的残酷和艰苦的念头。但是由于部队每天都要行军打仗,停下来时还要做宣传,给大家鼓劲,做思想工作,繁忙得挤不出一点儿时间认真构思,更没有时间坐下来安心写作,这让吴强心中很是郁闷,只好抽出一点时间就做一些记录。可是,后来夜渡朐河的时候,他做记录的几个笔记本连同收集的74师的《士兵报》全都丢失了,这让他非常懊恼。

  尽管没有时间,但吴强仍然每天在思考着小说的人物形象和情节。每日里无论坐着站着,还是行军、吃饭,他都时刻不停地思索着,连做梦都梦到自己心中的人物了,就这样思考了很久,又经历了无数次战争,看到了更多英雄人物的形象,他心里面的故事情节越发丰满起来。

创作过程

  后来,部队进驻厦门,吴强有时候会去海边散步,有一次,他又去了大海边,看着波涛汹涌的海水,想到脑海中的故事,他不禁又细细地构思下去,刘胜、石东根等人的形象逐渐地清晰起来。还有一次在睡梦中,他梦到了文中震撼人的一个场景,忍不住哭醒了过来。就这样偷空地写写停停,一转眼,新中国成立了,吴强被任命为华东军区政治部文化部副部长。生活稳定下来,他开始完善已经写了8万多字的《红日》的故事梗概和人物简述。

  他在南京军区招待所找了一间偏僻的房间,开始专心写作,桌子上、床上、地板上堆满了各种各样的写作材料,每天都要工作十五六个小时,写完6000字。当时江渭清、王必成经常去看望他,吴强就把写好的章节给他们看,让他们多提意见。有时候,他的思路打结了,就拼命地抽烟,直到抽得舌头发麻、不住地咳嗽,吃饭都没有胃口,常常错过饭时,很多时候都是一包饼干就打发了。有时候,一天就吃一 顿饭。这样连续工作的时间长了,他的身体迅速地垮下来,不但头上多了很多白发,满脸皱纹,连走路都没有力气了。有一次吃完晚饭,他出去散步,竟然迷迷糊糊地撞到了一棵树上,自已还没有察觉,对着那棵树连声道歉。

  当《红日》的初稿完成后,吴强感到身上的最后一丝力气也被抽走了,他晕倒过去,人们急忙把他送进了医院。这一住就是半个月,吴强坐不住了,《红日》只是刚刚完成了初稿,还需要不断地修改,精益求精才是。于是他又悄悄地拎着箱子,躲到了杭州的一个招待所修改稿子,这一来,就花费了4个月,他的体重也在这段时间里从74公斤下降到58公斤,但《红日》的创作最终完成。

人物介绍

张灵甫

  张灵甫是国民党王牌师整编七十四师的师长,七十四师是蒋介石用美式装备武装起来的嫡系王牌部队,号称“天之骄子”,身为这样一个部队的首领,绝非等闲之辈,被称为“常胜将军”、“名将之花”。他在攻占涟水城后显得不可一世,甚至在他已陷入了解放军的重围之中时,仍然气焰器张,叫嚣着要创造惊人奇迹,一举解决山东战场,这充分显示了他狂妄骄横、刚愎自用的性格。作品也展示了他性格的多重性,如作为王牌师师长的指挥才能,精明强干,指挥若定,但身陷重围无人接应时又惊恐万分。这个“常胜将军”的失败结局,揭露了一切反动派色厉内荏的本质,有力地衬托出中国人民解放军所向披靡的英雄气概。

沈振新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高级指挥员、军长沈振新,是一位参加过长征、身经百战的老革命。作品中塑造了他沉着、冷静、果敢的意志品质,突出他作为一名优秀指挥员的风采。同时,作品还表现了他作为一个普通人的思想感情:对牺牲的战友的沉痛思念,对犯了错误的部下既严厉批评又热情帮助,对妻子满怀思念之情……这些都真实地展示出这个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指挥员丰富的内心世界。

梁波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高级指挥员、副军长梁波,是一位身经百战的军事指挥员,他比较严肃,而梁波比较风趣,作者通过涟水战役失利后梁波的到来、羊角庄侦察、吐口丝战斗和他的情感生活的描绘,展现了他的性格魅力:他既有军事指挥员的谋略,又有政治家的气度,既有理论水准,又能平易近人。

石东根

连长石东根,是战场上叱咤风云、雷霆万钧的英雄人物,但也存在着人性的弱点:幼稚、浮躁,容易被胜利冲昏头脑。莱芜大捷后,因为他的连队在此次战役中战果辉煌,在庆功会上他喝得酩酊大醉,得意忘形,一时酒醉纵马,着一身缴获而来的敌军军官装束,狂奔乱喊,受到军长的严厉批评。但经过官兵们的帮助及战争的锤炼,石东根逐渐改掉了“火烧屁股”的毛躁性格。作品细致地描绘了他在革命战争的磨炼之下,逐渐克服自身弱点不断成长的过程。

刘胜

团长,忠诚、勇敢、嫉恶如仇。

作品鉴赏

主题思想

  《红日》的基本主题即歌颂毛泽东军事思想的胜利。毛泽东军事思想的一个基本观点,即人民战争。人民的军队,是为了人民的利益而战的;人民也正是战争的主力,他们是人民军克敌制胜的基础,离开了人民的支持,人民军将一事无成。《红日》无论写涟水战役的守卫战,莱芜战役、孟良崮战役的包围战、攻坚战,还是写在这期间零星发生的各种中小型的战斗,无不写到了战争与人民的关系,突出了人民的力量。比如小说开头,就以极为深情的笔墨写了战士们的恋土情绪。涟水战役失利,人民军为了在运动中再次捕捉战机、消灭敌人,实行了一次战略大转移,由苏北向山东撤退,不少出身南方的战土不忍离开家乡,他们在即将离开苏北时,争着再喝一碗家乡的水,“过铁路的时候,好几个人不声不响地抓了一把沙土,带到路北来,走了好一段路,才抛撒掉”。想不到一进山东,他们就受到山东人民的热情欢迎,例如:

  天还没有黑,队伍到了宿营地高庄。出于战士们的意外,在南方常遇到的事情,在这里照样有。庄口上摆了大缸的茶水,锣鼓“吭吭呛呛”地响着,欢迎路南来的队伍。队伍刚坐下来,还没有进屋子,妇女会、儿童团的队伍,就敲打着锣鼓,一边跳着秧歌舞,来到队伍休息的广场上。她们拉成一个大圆圈,又是唱又是跳的。红的绿的彩绸,像春天的蝴蝶似的飞来舞去。接着还有吹唢呐、拉板胡和唱歌的节目表演。

  这样的恋土情绪绝不是什么落后的家乡观念,而是对热爱子弟兵的父老乡亲的怀念与依恋。而各地人民群众对队伍的大力支持正是人民军队战无不胜的最大法宝。与此相对照的是,国民党军队所到之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给人民造成极大的灾难。比如,小说就以极为真实的笔墨写出了莱芜战役前,被国民党军队占领了家乡的老百姓像躲避瘟疫一样逃离家乡的情境:

  有一个五十来岁的人,躺在一块门板上,头上裹着层层的布,血浸透到布外面来。老太太和两个女孩子,坐在旁边泪涕交流地哭着。队伍移让出一间屋子,给受伤的和难民们安身。从这批难民的口里了解到,敌人正在砍伐树木,拆毁房屋,构筑工事,同时拉牛、宰猪、翻箱、倒罐地进行抢劫。这个受了伤的人,挨了国民党匪军的殴打。

  正是由于人民从自已的亲身经历中认识到,同国民党反动派的战争就是保卫自己的生命财产的保卫战,所以他们从心底里拥护人民的军队,积极支持战争,无论多么紧急、多么困难,他们都毫不犹豫地表示要粮筹粮,要物有物,要人力有人力,什么时候要,什么时候有。人民的军队因而才是真正的威武之师、文明之师、正义之师,才会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艺术特色

  这部小说的突出艺术成就是成功地塑造了革命军人形象系列。在这个形象系列中,军长沈振新和副军长梁波尤为光彩照人。沈振新是我军经过万里长征锻炼和考验的高级军事指挥员,他身经百战,高瞻远瞩,总是从战争的大局、全局思考问题,作出决定;运筹帷幄,指挥若定,率领全军取得一个又一个胜利,最后全歼敌七十四师。长期的战争生活和军指挥员的特殊地位,形成了沈振新深沉内向、刚毅威严的性格。他治军极严,而对部下却关怀备至,处理问题通情达理。为了更深入地揭示人物的内心世界,小说以一定的篇幅描写沈振新的家庭、婚姻、爱情生活,写出他的喜怒哀乐和兴趣爱好,从而把他塑造成一个既有高度的原则精神又有浓厚的人情味的血肉丰满的艺术形象。与沈振新的深沉内向不同,副军长梁波性格开朗,平易近人,说话风趣幽默,即使批评人也不疾言厉色。他同样是高级指挥员,却更多地表现出政治家风度和儒将风采,别具魅力。团长刘胜和连长石东根是我军中下级指挥员的英雄形象。他们都是农家子弟,有不少相似之处,忠诚、勇敢、嫉恶如仇。但农民小生产者的思想意识又在他们的英雄性格里表出不和谐的杂色,如刘胜求战心切的急躁、石东根醉酒纵马的浮躁等。作者善于从对立和对比中写人,以显示他们迥异的个性,沈振新与梁波相映成趣,刘胜和石东根同中有异,都充分体现了人物描写上的这一特色。

  小说的另一重要艺术成就是对于革命战争的史诗式描写。作品描写的几次重大战役、战役的大体过程、敌我双方的战略部署等,都是有史实根据的;而具体的战斗细节、大部分人物及其活动,则是根据实际生活发挥充分的艺术想象虚构而成,从而达到写作战史与艺术创造的巧妙结合。小说虽然没有直接描写整个山东战场的全局,但由于把敌我双方的高级指挥员作为主要人物,借助于人物在战争中处于中心位置的特殊地位,通过他们对战争态势的分析和估量,对具体战役的部署和指挥,从敌我双方军、师一级大兵团作战的角度来描写,所以大体能够反映出整个战争的全貌。这种全局性的描写是构成一部革命史诗所不可缺少的。作品以涟水、莱芜、孟良崮三个战役为主干,其问又穿插许多军队日常生活画面,这不仅使小说的结构布局疏密得当、疾徐有致、张驰结合,而且通过对军队生活的多方面描绘,避免了把一部革命战争史诗写成单纯的作战史。

作品影响

  《红日》一经发行就轰动全国,后来《红日》被译为英、法、俄、日、德等十多种文字在中国国外出版发行。吴强也因为《红日》的巨大影响,先后访问了苏联、波兰、匈牙利、阿尔巴尼亚、新西兰等国家。

作品评价

  复旦大学人文学院副长陈思和《中国当代文学史教程》:作为一部战争题材的长篇小说,《红日》在中国当代文学发展中更重要的贡献还在于:在应和时代共鸣的同时,小说在战争观念和小说美学上体现出来的创新性和探索性。 

  武汉大学人文学院教授陈国恩《〈红日〉的“红色狂欢”叙事与革命战争想象》:《红日》在中国现代战争文学发展史上的重要意义是修正了当代战争文学的审美习惯,并在历史语境中表现战争和战争中的人。

作者简介

  吴强(1910—1990),原名汪大同,江苏涟水人,作家。曾于1933年参加了左翼作家联盟,后来又参加了新四军。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新中国成立后曾担任过华东军区文化部副部长、上海市文联副主席等职务,出版了长篇小说《红日》、《堡垒》(上)等作品,其中《红日》先后被译成英、法、俄、日、德等10多种文字。

责任编辑 : 马金娜

热线电话:0533-2786727

邮箱:lgwindow@163.com

xinwen@sdut.edu.cn

欢迎大家通过本网投稿系统,提供新闻线索和稿件。

网站管理:山东理工大学党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