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鲁大学“史上最受欢迎课程”长啥样

作者:胡文利综合编译来源:青年参考发布时间:2019-08-27阅读次数:10

大学生比以往更不快乐

即使人们取得了通常意义上的成功,比如进入顶尖大学,赚了大钱,出了名,他们也常常感到不快乐。在美国耶鲁大学这样竞争激烈的地方,这种现象尤其明显。

因此,心理学教授劳瑞·桑托斯决定开设一门心理课程。“我们的大脑里有一大堆小故障,使得我们很难享受已经拥有的美好。”她告诉美国《大西洋月刊》杂志,她希望通过每周两次授课,让学生过上更快乐、更满足的生活。

谁也没有料到,在数百种课程中,这门“心理学与美好生活”课会成为耶鲁300多年校史上最受欢迎的课程。开课6天后,报名人数达到1200多人,占本科生的四分之一。大多数时候,该校一门课的学生人数不超过600人。

蜂拥而至的学生踏破了教室门槛,学校不得不让一部分人在巴特尔教堂听现场讲座,其余人分散在几个小礼堂里看直播。几周后,他们把上课地址转移到举办交响乐表演的伍尔西音乐厅,总算装下了所有学生。

桑托斯猜测,这么多学生对这门课感兴趣,是因为在高中时期,他们所做的每件事都以考上名校为目的,形成了“有害的生活习惯”。“当代大学生比以往更焦虑、更抑郁、更不堪重负。”她告诉美国《纽约时报》。

根据美国大学健康协会的最新调查,52%的在校大学生“感到绝望”,39%患有严重的抑郁症,导致学习障碍。耶鲁大学理事会的一份报告显示,该校一半以上的在校学生进行过心理咨询。

获得快乐的两个处方

在第一堂课上,桑托斯就向学生强调,她不但要教他们了解什么是快乐,而且要教他们如何实践快乐。“事实证明,快乐确实需要练习。”

加州大学心理学家索尼娅·柳博米尔斯基提出,决定幸福感的因素中,50%来自基因,10%来自环境,40%取决于思想和行为。“人们往往认为环境对幸福的影响最大,却低估了我们的行为对幸福感的影响。”柳博米尔斯基在书中写道,当基本需求得到满足时,环境对幸福的影响是最小的,除非你是个难民,或者正在遭受家暴。

桑托斯告诉学生,大脑第一个“故障”出现在感官感知上。恼人的噪音重复出现一段时间后会“消失”在背景中,美好的事物也一样。“拥有梦寐以求的东西那一刻,感觉真的很快乐,但很快就会习以为常。”比如,买了一套新房、一辆豪车,或者收到耶鲁的录取通知书。“收到offer那天,你的心情肯定比期中考试时好得多。”

如何处理这个故障?桑托斯开出了两个处方。

处方一:买体验,不要买实物。“等待一顿美餐或期待一次旅行的感觉,和等待你预订的iPhone到货时的心情肯定大不相同。”康奈尔大学心理学博士阿米特·库马尔告诉《大西洋月刊》,等待物质的心情更可能是焦急,而不是期待。相比之下,度假可能只有一周,但它的记忆和影响长久得多,而拥有一辆豪车之后的第二年远没有第一年那么激动。

这似乎有违常理:为体验付费,比如度假,它很快就会结束;如果你购买实物,比如沙发,至少你能拥有它很长一段时间。然而,正如反复出现的噪音一样,时间久了,你的iPhone、名牌包、豪车……都会沦为日常生活的“背景”,稍纵即逝的属性却让体验式消费显得弥足珍贵。它们持续的时间不够长,不足以让人生厌;虽不完美,但在时间的滤镜下只剩美好的回忆。

体验往往比实物更让人快乐,还因为人们不太可能在分享经历时相互攀比。“人们不喜欢听别人谈论自己的财产,但他们喜欢听你讲‘吸血鬼周末’乐队的现场演唱是如何激情四射。”库马尔说,“社会互动是决定幸福的重要因素之一。所以,聊天时请对别人好一点。”

处方二:感激你已经拥有的东西。“大脑的另一个故障是喜欢比较。”桑托斯说,我们常常和别人比较谁拥有得更多,无论我们拥有得是否已经足够。例如,奥运会上大多数铜牌获得者经常比银牌获得者更开心,因为银牌获得者的目标往往是他们没有得到的金牌,但铜牌获得者可能根本没料到自己会获得奖牌。

桑托斯建议学生们做一个思想实验。“问问自己,失去了现在的生活会怎样?”例如,如果这栋老旧的房子不再为你遮风挡雨,或者整天在耳旁唠叨的伴侣离你而去,你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这种“消极的想象”或许能让人们重拾生活的热情,即使它有这样那样的缺点。

1小时比1美元更有价值

在课堂上,桑托斯提出了一个难题:金钱重要还是时间重要?

人们对金钱的追求似乎永无止境。柳博米尔斯基做了一项调查:年入3万美元的人认为,年薪达到5万美元能让他们快乐。那么,当他们年薪达到10万美元的时候,是不是就能感到双倍的快乐?然而,年入10万美元的人表示,年入25万美元才能让他们快乐。

事实上,金钱对幸福感的影响是有边际效应的。根据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丹尼尔·卡尼曼和安格斯·迪顿对1000个美国家庭的调查,一开始,幸福感确实随着收入的增加而增加,但年收入达到7.5万美元时,幸福感就趋于稳定,再往上,收入更高的人,幸福感却不会增加多少。

在人们的普遍观念里,有大把的钱是地位的象征,有大把的时间却是可耻的。然而,桑托斯告诉学生,作为“个人用品”,钱是有弹性的,因为理论上,你可以积累无限多的钱,收入也会上下波动。但时间是没有弹性的,你无法积累更多的时间,每天的时间都是固定的。因此,1小时比1美元更有价值。

哈佛商学院助理教授阿什利·惠兰斯设计了一个实验:第一次,他们给参与者每人40美元,要求他们把钱花在能节省时间的消费上。有人点外卖,有人请保洁,还有人雇邻居小孩修剪草坪。第二次,他们又给同一批参与者40美元,要求他们把钱花在实物上,比如买衣服。几乎所有参与者都表示,花钱减轻时间压力让他们更快乐。

为了让学生们充分理解金钱与时间的关系,桑托斯决定“现身说法”。期中考试后的第一堂课开始前,她守在教室门口向学生发传单,上面写着“本节课取消,你有1小时空闲,去体验‘时间富足’吧”。学生们有人读闲书,有人去爬山,还有人约许久未见的朋友喝咖啡。一名被繁重的日程安排压得喘不过气的学生得知多出1小时后,激动地当场哭了起来。

“这是耶鲁最难的一门课”

一些学生把这门课看作放松的机会,因为它没有成绩上的要求。大四学生赖利·里奇蒙德和几个朋友一起报名了这门课。“我选它确实是因为压力小,”他告诉美国“The Cut”时尚网站,“但也能学到一些减压的技巧。”

虽然学生们认为这门课很容易,但桑托斯坚称它是“耶鲁最难的一门课”。“为了真正改变你的生活,你必须时刻实践。”她说,开设这门课的初衷,部分是因为学生的需要,部分是因为她自己的需要。当她进行幸福指数测试时,发现自己的得分并不如想象中那么高。

课程结束后,桑托斯又做了一次测试。这一次,她的幸福指数上升了一个等级。学生们也获益匪浅。“我从来没有意识到,改变自己这么困难。”一名学生说,“如今我的睡眠质量有了提高,也学会了感恩。”

“很多人认为,幸福是一种激动人心的情感,一种持续的狂喜状态。”耶鲁学生海蒂·科伯告诉“The Cut”,“实际上,平和才是一种更持续、更容易实现的幸福。幸福并非中了彩票的狂喜,而是静静地欣赏生活的美好。”

“我们认为快乐来自重大的改变或经历,却忽视了如何在日常生活中以快乐的方式度过普通的每一天。”惠兰斯教授认为,与其和配偶为谁洗衣服而争吵,不如花钱把衣服送到洗衣店,省下吵架的时间,和爱人一起吃饭或者散步。

“心理学与美好生活”这门课取得了史无前例的成功,但桑托斯并不打算继续开课,因为“把所有学生都吸引过来,对其他课程和院系是不公平的”。不过,她承诺会提供免费的在线教育课程。

归根结底,幸福并不取决于外部环境,而是一种需要培养的能力。桑托斯希望,完成这门课程后,学生们不仅能收获快乐,还能掌握各种让自己快乐的方法。

责任编辑:范卫波
近期热点新闻
专题报道
联系我们
热线电话:0533-2786727
邮箱:lgwindow@163.com
xinwen@sdut.edu.cn
欢迎大家通过本网投稿系统,提供新闻线索和稿件。
网站管理:山东理工大学党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