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说

作者:来源:网络发布时间:2018-11-08阅读次数:63

  范长江,青年时代走出书斋,以笔杆为武器,投身抗日救亡运动。“长江一支笔,胜过百万兵。”他是第一个报道西安事变真相的人,新中国新闻事业的奠基人之一。“欲成大河者,必长其源,欲成大事者,必固其基。源愈长,则此河之前途愈有浩荡奔腾之日;基愈固,则人生事业愈不敢限其将来。”他行进6000多里,历时10个月,撰写而成的《中国的西北角》一书,已成新闻报道、非虚构文学的经典之作。

  范长江·说

  “我想世界上很少有像新闻记者这样有更多诱惑与压迫的。一个稍稍有能力的记者,在他的旁边一方面摆着:优越的现实政治地位,社会的虚荣,金钱与物质的享受,温暖美丽的女人,这些力量诱惑他出卖贞操,放弃认识,歪曲真理。另一方面摆着:诽谤,污蔑,冷眼,贫困,软禁,杀头,这些力量强迫他颠倒是非,出卖灵魂。新闻记者要能坚持真理,本着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精神,实在非常重要。”

  邹韬奋,原名邹恩润,以“韬奋”为笔名,意在“一面要韬光养晦,一面要奋斗”。他主编《生活》周刊,启发一代进步青年。创办三联书店,影响了国人的阅读品味。以毕生精力,做“永远立于大众立场”的新闻记者。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生活》周刊如是写道:“本周要闻是全国一致伤心悲痛的国难,记者忍痛执笔记述,盖不自知是血是泪。”那一刻起,他再也没有放下手中的笔。

  邹韬奋·说

  “作为编辑,我只是为读者服务,一生乐此不疲。”

  约瑟夫·普利策,美国大众报刊的标志性人物,他逝后立下遗嘱,将财产捐赠给哥伦比亚大学,设立普利策奖。百年来,普利策奖象征了美国最负责任的写作和最优美的文字,特别是新闻奖,更是美国报界的最高荣誉。每一个希望有所作为的美国记者无不以获得普利策新闻奖作为奋斗的目标。

  普利策·说

  “倘若国家是一条航行在大海上的船,新闻记者就是船头的守望者。他要在一望无际的海面上观察一切,审视海上的不测风云和浅滩暗礁,及时发出警告。”

  沃尔特·李普曼,美国最负盛名的专栏专家。他的写作活动延续60余年,一生写下总数达1000万字的上万篇时政文章。他一生中直接参与和间接影响了美国历史上的许多重大的国务和外交事件,与邱吉尔、戴高乐、赫鲁晓夫、墨索里尼等首脑人物都有直接接触。对于当时很多美国人来说,他让记者成为一项“仅次于总统的职业”。

  李普曼·说

  “记者以由表及里、由近及远的探求为己任,去推敲、去归纳、去想象和推测内部发生什么事情,它在昨天意味着什么,明天又可能意味着什么。这就是我们的职业,一个不简单的职业!我们有权为之感到高兴,因为这是我们的工作!”

责任编辑:师秋硕
近期热点新闻
专题报道
联系我们
热线电话:0533-2786727
邮箱:lgwindow@163.com
xinwen@sdut.edu.cn
欢迎大家通过本网投稿系统,提供新闻线索和稿件。
网站管理:山东理工大学党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