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碰心弦的声音

作者:李亮 刘栋来源:电气与电子工程学院发布时间:2017-08-17阅读次数:155

  留不住的是时间,留下的是感动。半个月的支教过完,回到学校又半个月。想的最多的是村里的孩子,脑海里出现的最多的是那一丝丝柔弱,无助的声音:“老师你陪我玩会”,“不准打老师”。

  王雨涵是我们支教班来的最早的学生,我们还没开学就来教室里玩耍,从教室里挂着的他的画到照片上出现的他的身影,一切都能证明他是这里的常客。黝黑的皮肤,偏小的身材穿着连衣裙,短短的头发也不怎么打理。

  刚来的时候,学生少。队员们和她玩游戏,接二连三好几个队员都累趴下了,她还是乐此不彼,“运动健将”这个称号就流传在队员们心中了。王雨涵不是那种很听话,热爱学习的学生,上课不认真听讲,喜欢干自己喜欢的事,下课还老是与其他小朋友发生争吵。早上上学来的特别早,晚上放学后还在学校周围转悠。在我打球的时候最喜欢给我捡球,还不准我自己捡,打完球后买两根雪糕一起吃。或许是吃了雪糕的缘故,王雨涵围在我身边的时间多了起来。

  在后来的相处过程中,对王雨涵的了解也越来越深。王雨涵可以说是所有留守儿童的缩影——父母长期不在家,奶奶一个人带着她,同时要照看几亩田地;平日里基本上是一个人生活,早上吃方便面,要么不吃,中午奶奶做饭,晚上等奶奶回来做饭,常常看到她七八点了还在学校门口转悠。本该上二年级的她因为学籍没弄好,下学期还得继续上一年级。她说妈妈过年就回来给她弄好了。当我知道这些后,我有那么点吃惊,这就能解释为什么她皮肤黑,头发偏短,身材偏小了。

  平日里课间,王思清那些小女孩总是喜欢拉着打我,其他小朋友也跟着起哄,队员们在一旁哈哈大笑,只有王雨涵,拉着我的手护着我,柔弱的说到:“不要打老师、不要打老师。”其他小朋友总是笑,看着别人笑,她也跟着笑,只有我心里微微一愣,我并没有给她什么,充其量不过是几块冰糕,她还总是帮我捡球,是什么让她这么护着我,这种事发生几次后,王思清他们也就不拉着我打了。在支教快结束的时候,王雨涵总是跑进校内拉着我,要和我玩会,她说,你们走了以后就又剩下我一个人,没人陪我玩了。这时我又是一愣。原来在他心里,我是陪她玩,带给他快乐的那个人。

  我们走的时候,王雨涵一直站在校门口,看着我们拿行李,一波波的上车走了。她没说太多,最后我走的时候与她挥手告别,从车窗里看着她孑孑一身。我不知道她心里怎么想,是否舍不得,是否流泪,但关上车窗的我还是掩面失声。我没有给她太多东西,却换得她真心以待。何德何能啊?

  回到学校的日子又恢复了平静,没有人吵着要我陪她玩,也没人帮我捡球。平静的日子总是太枯燥,一个人的时候,耳边响起那柔弱的声音,脑海里浮现那幼小的身影有时笑,有时哭。

责任编辑:王玉才
近期热点新闻
专题报道
联系我们
热线电话:0533-2786727
邮箱:lgwindow@163.com
xinwen@sdut.edu.cn
欢迎大家通过本网投稿系统,提供新闻线索和稿件。
网站管理:山东理工大学党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