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古城青州

作者:崔鹏志来源:“青春之声”实践团发布时间:2017-08-16阅读次数:42

“青春之声”实践团到达青州的第一天,是这些天来青州半晴半雨的日子里第一个雨天。如同一座城市对旅人最为亲切的开场白,这些雨滴让我们对青州最初的记忆变得清澈爽朗的同时,也让初识的双方变得如同久别重逢。在飞驰的火车上,队员们按捺不住的激动;拜访千年古城,去完成团队课题的使命感;远到他乡,拜访历史与先贤隐者的庄重,都在这场雨中得到了热情的回应。

学历史的人经常说:“历史乃是一段时期全部人们的全部故事的总和”。想要了解青州市的历史,深入它氤氲着传统文化的腹地,必先了解人们的故事,亲近这片大地上土生土长的人。而青州最古老的地方,便是那座有着5000余年文明史的古城,它南北贯通的街上,总是弥漫着匆忙而充实的生活气息。

清晨,当我们踏上青州古城青石板铺就的大路时,迎面而来的除了大家预想中那老城独有的沧桑,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亲切感。

它一动不动地坐落在南阳河前,尽管已经经过了千百年的时光打磨,却并不显得冷峻,如果要打比方的话,比起一位带着复古老花镜端坐在书房中的外祖父,它更像是系着白色围裙,身边总是围着一堆小孩子,忙来忙去却一直带着慈祥笑容的外祖母。

阳光刚刚从树梢间滑落到街上,听着街坊间店家的叮叮咚咚,闻着空气中荡漾着早餐的香气,人们仿佛正和这座城市一同苏醒过来。

卡尔维诺在《看不见的城市》里写道:“一个人在荒野驰骋很长一段时间后,他会渴望一座城市。”在这本著作中,很多读者因卡尔维诺描述的片段联想到自己经历的城市,而当我看到这条正在眨着惺忪睡眼的街、宛如兄弟一样心有灵犀的人们,我想到这句话。它曾被用来描述一个关于梦想与逝去的城,而在这里,我通过它瞥见那些初来乍到的游客心中的悸动。

一座城市,当有其灵魂,而灵魂所在,是人们共有的精神。作为古九州之一,青州“东北据海,西南距岱”,“海岱惟青州”。据《周礼》注释说:“盖因土居少阳,其色为青,故曰青州”。靠山的城市总是显得颇为庄重,重视传统,而东北临近渤海,却又赋予它一份轻柔。生活在这里的人,有着对自己城市文化强烈的自豪感以及对生活中柴米油盐的独特感触,他们显得满足并善于与冲突和解。

若是在街上询问这些人“青州是一座什么样的城市?”,那些比较年轻的,会叽叽喳喳地告诉你:“是一座夜色撩人的小城”、“是一个让人慢下来的地方”,他们会告诉你,青州的一天很长,长到一天里的天气能走完整个四季;青州的一天又很短,短到你刚刚睡醒吃完早饭,对着大街喝了一壶茶天色就暗了下来。而若是向那些年老的,在这座古城倾注了半生时光的人突然抛出这个问题,他们大多都会沉默不语,用一双与年龄相反的有神的黑亮眼睛望着你,安静地注视并掩饰着害羞且欲言又止的神情。那样子像在思考,又像在告诉我们,这个问题需要提问者自己去经历并找出答案。

也许,当人们与一座城市有太多联系,他们就很难说出它本来的样子。很多时候,他们的命运早就已经和城市的命运休戚与共,而在外来者面前随意谈论命运,则是对生活的不敬。然而接着,我们却发现,命运也照样赐予了一部分人权力,使他们面对这个问题并不显得“敏感”。

“咱青州是个文化大城市!”听到问题,今年已经七十多岁的侯继亭老先生毫不犹豫地回答道。与普普通通的青州人不同,侯先生是青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青州大鼓”的代表性继承人,他带着职业性般的口吻介绍古城,同时也自豪地将那些与他同时代的人没说出的话倾泻而空。

古东阳城的北关古街、宋城;古南阳城区的偶园、南门街以及东关圩子城的昭德古街,在整座2月份新晋为国家5A级景区的青州古城的街上,除了络绎不绝的游客、卖饮料零食的店家、摆满玩具的地摊,还有着一些仿佛原本就属于它的血肉——古香古色的建筑、非遗文化传习坊以及一个个继承着传统的年迈的手艺人。而戴着棕色宽檐帽,身穿白色马褂,在烈日下表演青州大鼓的侯先生便是其中之一。

“青州大鼓”原名“青州鼓书”,是一种汉族传统的说唱艺术,又称“打鼓说书”。五十年前,很多手艺人甚至以表演鼓书谋生。侯先生说:“放在以前,它就是一门营生,是养家糊口的活儿。”而现在,青州市政府则出资建立了这样一个“非遗艺术团”,为老手艺人们发放补贴。介绍完青州大鼓,老先生立马给我们表演了一段。看到年轻人关心这门手艺,他显得热情又亲切,黝黑的脸上泛起几道深深的褶皱,藏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兴奋劲儿。

五年前,从侯老先生搬到这条街上开始,不管刮风下雨,他都是一样站在这条细细长长的天空下,为来往的行人表演。“有人好奇,想听,就来一段!”他这样爽快又颇为自豪地谈起自己的工作。

街上除了悠久的历史,还扎根着无数像鼓书一样的青州市非遗传统文化。

“满洲八角鼓”、“红丝砚”、“青州剪纸”、“挫琴”,一门手艺一门精,行行出状元。这个卧虎藏龙的地方有着太多故事:李家祖孙三代的“青州花毽”传承不能断,第四代传人李贤臣老师忙着把手艺传给女儿和孙女,小小的花毽里包含着太多学问,几招“李清照穿线”、“唐赛儿跨马”讲的都是青州本地有名的传说;隔壁家卖红丝砚的店主琢磨着怎么对抗街上的新潮流,让略显冷清的店面重新红火起来;做着牛肉煎饼的大娘寻思着都是“非遗”美食,怎么比不过对街小伙儿做的老槐树煎包。

沿着城墙走一圈儿,向下望去,不管是远处的风景,还是近处的热闹场面,你总能发现一群忙碌的人儿走来走去,似乎着急去办什么事儿,却又顷刻间转过头来四处张望,兴许还会坐下来歇好一会儿。就这样,时间过得忽快忽慢,让人不再去关心钟表,只想专注地活在当下。

青州的灵魂若存在于人们淳朴的心中,那它的根,则深深地生长在过往的历史、文化与习俗中。一路走来,队员们有很多感触。走在万年桥上,岸边的男女老少在小广场上踢花毽的场景;到文化局采访的时候,听说我们课题后办公室人员热情的接待。下到全民踢花毽的热潮,上到文化局对非遗的重视,都是青州传统文化的繁荣与传承的血脉,使这棵大树千百年来枝繁叶茂。

与青州新闻社李总编谈起青州本地媒体对青州文化的保护手段以及看法时,她说了一句让我印象深刻的话:“当我们谈论青州市非遗、传统文化时,我们往往会忽略掉一些更重要的部分,那就是人所创造的文化对人的反哺。”当我们重新回过头来审视这些天来的工作,我们终于发现人们与文化之间那根若有若无却极为重要的线,土壤与根的相互滋养,才是古城欣欣向荣的秘密。

离别总是显得匆忙,当火车开始远离青州时,我才突然想到或许我们需要和这片土地道谢,为它毫不犹豫接纳外来者的胸怀与它博大的一切。若是能再次与它正式作别,我会在一个月夜,攀上万年桥桥头三座石鼓最中间那座,将一杯清亮的酒洒在宁静的桥面上,望一眼月光下的古城和头顶的天空。若是不能,我愿传话给生活在那儿的淳朴的人们:“愿与青州故事有染。”

责任编辑:冯晓玉
近期热点新闻
专题报道
联系我们
热线电话:0533-2786727
邮箱:lgwindow@163.com
xinwen@sdut.edu.cn
欢迎大家通过本网投稿系统,提供新闻线索和稿件。
网站管理:山东理工大学党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