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勇贺龙:知彼知己 突破重围

作者:来源:《开国将帅在长征路上的故事》发布时间:2016-10-14阅读次数:36

  贺龙是两把菜刀起义的英雄,北伐战争中的名将,参与领导南昌起义,在革命形势处于低潮的情况下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参与领导开辟湘鄂西苏区,创建红二军团。1930年7月任红二军团总指挥。

  1931年3月红二军团奉命改编为红三军,贺龙任军长,率部在洪湖苏区斗争。积极参与创建湘鄂西根据地。红三军主力发展到1.5万人。后经蒋介石调集50万兵力“围剿”,红三军锐减到3000多人。1934年夏,贺龙率红三军进入贵州,创建了黔东革命根据地。

  1934年10月,贺龙率红军与任弼时、萧克、王震率领的从湘赣边突围远征的红六军团在贵州木黄胜利会师。不久,红三军恢复第二军团的番号,贺龙为军团长,任弼时为政治委员,以第二军团指挥部为指挥机关,统一指挥第二、第六军团的行动。两个兵团的总兵力只有7600余人。

  1934年11日,贺龙和任弼时等率部向湘西地区连续发起攻势行动,目的是策应中央主力红军长征,同时企求开辟新的根据地。部队进入永顺地区,贺龙利用诱敌战术,将国民党军龚仁杰、周燮卿、杨其昌指挥的3个旅1万余人牵入龙家寨,贺龙将兵力预伏在隘口的两侧山坡隐蔽处,等敌人全部进入口袋后,一声令下,红军像猛虎扑食似的发起袭击,大获全胜。这就是后来战史所称的“龙家寨大捷”。随后,贺龙、任弼时、萧克、关向应、王震等率部乘胜攻击,连克大庸、桑植、桃源、慈利等县城。在湘西攻势作战中,贺龙用运动战歼敌3个旅大部,调动与牵制了国民党军11个师加两个旅的兵力,有利地策应了中央红军的突围和长征。同时,在困难的条件下,经过艰苦的工作,创建了湘鄂川革命根据地,成立了湘鄂川黔边革命委员会和湘鄂川黔边军区,贺龙分别任主席和司令员,任弼时任政委。使革命力量得到了壮大。

  1935年初,蒋介石一边调兵遣将,使尽全力追围堵截中央红军,一边集中重兵“围剿”湘鄂川黔边苏区。2月份,传来了中共中央在遵义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结束了“左”倾主义领导,取消洋顾问李德军事指挥权,重新确立了毛泽东在中央的领导地位的好消息,使贺龙等广大指战员受到了极大的鼓舞。此后,贺龙的军事指挥才能得到了充分发挥。

  4月间,贺龙机智灵活地指挥部队在永顺与桑植交界的陈家河、桃子溪地区连战连胜,歼敌1个师加两个旅,初步扭转了被动局面。5月间,贺龙、任弼时等率部东进,贺龙采用对鄂敌以攻势,对湘敌取守势的作战方略,率主力深人到外线寻机作战,在忠堡地区,贺龙用集中优势兵力、围城打援战术,搞掉了增援宣恩的国民党第四十一师张振汉的师部和一个旅,活捉了纵队司令兼师长张振汉。8月,贺龙率部在板栗园设伏,全歼国民党军第八十五师两个团,加上特务营和师部,击毙敌师长谢彬。创造了深人敌占区,以伏击快速歼敌的战例。这时,气急败坏的蒋介石,调集了130余个团的兵力,“围剿”红二、六军团。在强大的敌人步步紧逼的形势下,贺龙、任弼时等率部于1935年11月19日从桑植以北的刘家坪及桑植东北的瑞塔铺地区出发,向湘黔边转移,寻求新的战机。

  1936年1月,时值黔东连下大雪,天寒地冻。贺龙率部战胜重重困难占据晃县和玉屏,在芷江西重创国民党李觉纵队的追兵,尔后,挥师西进,攻占了江口和石阡两座县城。贺龙一到石阡,就令李达参谋长派人摸清前方敌人的情况。“原来计划到镇远、黄平地区的,可是好不容易到了石阡,为什么不乘机向镇远、黄平开进,还要费时费力地重新调査敌情?”有些人不理解司令员的做法,心急了,提出了这些问题。贺龙听了后,耐心启发诱导参谋人员说:“战争中,敌我双方都在不停地变化。一方变了,他方就必须及时采取相应的措施随着变化。如果一方跟不上变化,那么这一方就会在交战中吃亏。”他进一步解释说,“大家想一想,我们从湘西出来四五十天了,我们行动开始时,敌人可能搞不清我们要进入贵州,以为我要南进,东进,可是当我们在湘南甩掉敌人掉头西进后,他们就应对我们的意图了解了,看清了,他们会采取新的措施,改变他们原来的部署。敌人是否改变了,我们不了解,只有通过侦察,摸清了敌情才能了解。了解清了敌情,我们行动才有把握,才不吃亏。多算胜,少算不胜。”

  从各方面侦察情况'汇总来看,果不出贺龙所料:“敌人已在印江、松桃、沿河构筑了三道防线,派出了6个纵队的兵力在红二、红六军团前后左右加紧构筑新的包围圈。要不了解敌情,不知道敌人的新动向,仍按原计划行动,肯定要吃大亏,要陷人一场新的危机。这时,大家才深深感到贺总指挥杰出的军事才能。

  部队按照贺龙的战略行动,进展顺利。1月20日,由石阡地区西进。21日,在龙溪附近突破国民党郭思演纵队第二十三师的封锁线后,随即南进,连克翁安、平越(今福泉),又在马场坪突破郭思演纵队第九十九师(该师系万耀煌纵队,暂归郭指挥)的截击。这时,贺龙令部队西进,造成攻击贵阳之势。蒋介石得知红军的动向情报后,看到自己的主力全在东、北两面,贵阳防备空虚,便急令郭思演纵队驰援贵阳,并令郝梦龄纵队速渡乌江进行堵截。

  贺龙、任弼时、萧克等研究决定:为了进一步调动、疲惫国民党军的“追剿”纵队,粉碎其企图,命令红军绕过贵阳,向黔西北挺进。31日,攻占扎佑,击溃两个保安团,全歼其两个营,俘敌300余人、枪300多支,继而攻击修文,并造成红军要经息烽北渡乌江的假象。不出所料,国民党“追剿”军真以为红军要走中央红军北渡乌江直取遵义的路线,急令郝梦龄纵队速到乌江北岸布防。正当国民党忙得不可开交时,贺龙却指挥红军乘虚向西疾进。2月2日,到达乌江上游鸭池河村,全歼守军1个连。3曰,红军全部渡过了鸭池河,占领了黔西、大定、毕节县城。贺龙、任弼时等领导红军在这里广泛发动群众,组织地方武装,建立工农政权,创建苏区。在20多天的时间里,不仅筹措了数量可观的物资,而且扩充红军5000余人。

  贺龙看到蒋介石除令川、滇军在北、西两面堵截,防备红军北渡长江和西进云南外,还急调万耀煌、郝梦龄、樊菘甫3个纵队及李觉、郭汝栋两个纵队都向毕节西进,向安顺地区开进。由于敌情复杂,有的动向还不明,为了等待时机,贺龙、任弼时、萧克等率部在乌蒙山腹地回旋战斗约一个月之久。

  3月8日,贺龙指挥部队在以则河战斗后,率部向云南省彝良东北方向转移,进入云南镇雄县境,攻占了广德关,准备再返贵州,南下安顺地区。红军进入云南后,国民党军万耀煌、郝梦龄接到命令到镇雄拦截红军。

  3月11日,红二军团在坝柳(今巴溜)俘虏了万耀煌纵队的逃兵,从审讯中获悉,万率其第十三师于次日经得章坝到镇雄设防。贺龙、任弼时、关向应等军团领导研究决定截击敌人。并且命令红四、红六师立即出发,赶往设伏地提前做好准备,务必打好伏击战。贺龙将指挥部设在大屋基。

  第二天,当万耀煌第十三师前卫第三十七旅到达干沟梁子南面和长家沟附近时,突遭早就埋伏在那里的红六师十八团的猛烈打击。敌人丢下100多具尸体,逃进冒脚罗沟。红四师以迅猛的动作,将万耀煌带领的大部队与后卫第三十八旅拦腰切断,迫使敌指挥机关进入桃园居民地不敢出来。这时,红四、六两师全力合歼敌第三十七旅和其师部,打得敌人溃不成军,歼敌第十三师指挥机关及直属部队2个连,俘敌近200人。万耀煌看到败局已定,换上士兵服装,带了几位卫兵,仓皇逃走。

  12日下午三四点钟,贺龙得知敌人巳派出重兵向得章坝压来,即主动撤出战斗,连夜转移,并令部队点火把,设疑兵,迟滞敌人的追击。得章坝一仗,重创万耀煌部,为打破国民党军“围剿”部署奠定了基础。战后,从新闻媒体得知,镇雄县国民党县党部承认;第十三师亡120人,被俘200多人。当时的《云南日报>刊文称:共军“火力之猛,为追剿以来之冠”。

  贺龙率部从得章坝撤出后,与国民党“追剿”军周旋了一个多月,4月上旬,进行了普渡河与六甲战斗,沉重地打击了滇军,粉碎了龙云企图围歼红军于普渡河以东、功山以南的计划,为红军北渡金沙江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贺龙正按计划向丽江开进,准备在石鼓村附近渡过金沙江北上,没想到龙云命令3个纵队在后面紧追不舍。敌人动用飞机侦察骚扰。郭汝栋纵队昼夜兼程,企图抢先控制江北岸。看来只有抢时间、拼速度,寻找新的渡江点才能胜利。贺龙、任弼时、萧克将部队分两路向滇西挺进。指战员英勇拼杀,连克8城。4月20日两路在宾川会合,接着,一气攻克鹤庆、丽江县城,这样,将敌各路“追剿”纵队甩在了数天行程之外。从25日夜开始至28日,红二、红六军团大部在石鼓、小部在巨甸从容地渡过了金沙江。渡江后,部队继续挺进,战胜了缺粮困难,翻越了大雪山,于7月初在甘孜与红四方面军主力会师。会师后,根据中革军委命令,红二、红六军团组成红二方面军,贺龙任总指挥,任弼时任政委。

  7月上旬,红二、红四方面军开始北上。红二方面军编为两个梯队,在四方面左纵队之后跟进。贺龙在部队基本断粮的情况下,以坚忍不拔的毅力,高度的乐观主义精神,带领部队在险恶的自然环境中行军,走出雪山草地,完成了举世闻名的长征,保存了11500人的红军武装,在人民武装的历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责任编辑:张洪绪
近期热点新闻
专题报道
联系我们
热线电话:0533-2786727
邮箱:lgwindow@163.com
xinwen@sdut.edu.cn
欢迎大家通过本网投稿系统,提供新闻线索和稿件。
网站管理:山东理工大学党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