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毕业季特别策划
栏目


路口的狮子
作者: 翟仔超   来源:国防教育学院   发布时间:2016-06-26   阅读次数:31


那也是一个炎炎夏日,我拖着大皮箱,里面塞满了母亲的牵挂,我依旧秉着万事求其中的原则,在一个不早不晚的日子里来到我的大学报到。很难说清那天我对于满校园的陌生人想了些什么,只记得冲每个有过对话的人都表现着激动,似乎这样能按耐住自己内心的不安。
往后的岁月就开始变得像那挂起的虾米须的帘子,眼前总是摇晃着思绪万千,可哪根是哪根你已经看不明白了。就这样每天清醒的过着,还是换来了模糊的过去。后知后觉的发现毕业不是遥遥无期了。
  毕业的心情是有过的,每当看到人们说自己干什么事干了十几年的时候他们的脸上是骄傲的。而我也可以骄傲地说我上了十几年的学,经历过三次毕业。可对于这个彻彻底底的毕业有点骄傲不起来。
  再也不能上学了,这句话在几年前还是“再也不用上学了”的样子。社会,这个我曾一度认为自己经历了小半辈子的东西也突然间变了脸。它变得发杂,让你陌生,变得面目狰狞,让你避讳,正眼不敢瞧。像一头关在笼子里的雄狮,守着一条胡同的出口,在没有驯兽师的陪同下,要一个人蹭着墙边溜过去都是件难事儿。
  再也看不到墙上的课程表,再也听不到导员的开会报告,再也找不着捎上自个的教学计划,反正一切能告诉你接下来该干什么的提示都消失了,要毁灭一个不知道自己喜欢干什么的人来说,只要不通知你该干什么就够了。
我彷徨,紧张,为毕业以后的生活所做的准备又让我觉得无助。眼看要到找心理医生的地步,可这活让一个门卫大爷就给办了。他说“先随遇而安可好?”
  我们坐在花坛的马路牙子上,他开始把自己在校二十年的人生往外倒腾。他见证了一个个迷茫的小脑袋从大门口走出去,有朝一日又从一辆来到门口的名牌轿的车窗里探了出来。这些人总会告诉大爷,自己一开始真是不知道做什么好,他们在一处不如意的地方呆下来,然后为自己一辈子就这么交代了而伤心,可时间还是折磨到了他们那颗“不甘”的心,慢慢的他们发现已经没有什么能阻挡自己离开的脚步了,也许他们还是害怕路口的狮子,但他们已经摸透了那个关押着狮子的牢笼,包括它的材质、大小,钢筋的粗细,锁的结构等等,对每一细微之处都了如指掌,对自己的安全是那么的放心。他们可以大踏步的走过去,迎接街道上的繁华。
  我们的人生是长远的,走向目的地是所有人的愿望,我们渴望早些上路,我们希望马不停蹄,我们想要所有的事情都是在移动中得到解决的。哪怕真的要停下看一眼地图,我们都要一边原地踏步一边翻着背包。可当前方的路已经不包含在这张地图上时,我们可能连站立都做不到了。这时候学会观望,学着四周绕绕圈,学会了解周围的一切,才是惟一的解决之道。
  随遇而安,不去抵触你所遇到的一切,好好的适应它,当你被躁动的心平静下来的时候,才可能有那么一天它会主动的不再安静。  

责任编辑:所聪

 

关于我们  新闻热线  在线投稿  诚招英才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2002-2016 山东理工大学宣传部 地址: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新村西路266号

 

邮编:255049 联系电话:0533-2786727 Designed by 卡瑞特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