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毕业季特别策划
栏目


春夏秋冬
作者: 马良   来源:交通与车辆工程学院   发布时间:2016-06-18   阅读次数:48

  我叫春冬,秋是我到来的时候,夏是我离开的季节。

仿佛是关于一个新家的约定,俗成的爱。

这四年来,我不断重复着同样的梦境,空无一人的宿舍,极富年代感的破旧窗帘被风扬起,不只是拂过了谁的脸颊——我终究还是要离开的呀,在这个流火的六月,不,不是七月,因为时间已经来不及到七月——我不得不走了。

我记得当初是那么的不情愿,从远方来到这里,既来之则安之的安慰话语也是苍白无力就像是自欺欺人。故作勇敢拒绝爸妈来送的我,一个人,拖着行李箱,背着双肩包,出从未出过的远门,晕车的不适感使我如涨潮时快要溺水的蝴蝶,拖着残翅扑到母校的门前。

幸好还有那许多热情的笑脸,在我疲惫不堪只差最后一根稻草之时送上劝慰,以及安心——可能这就是我后来很长时间才意识到的叫做“归属感”的小东西。

后来啊,我也拥有了如出一辙的“笑从双脸生”,将它带给了更多的人,我开始喜欢这个叫做山理工的地方那所有可爱的人,包括后来的自己和以前的你们。

可能我永远也无法知道,别的理工大学是什么样子,或者是别的学校,穷我一生也只能深深了解并深爱这一个地方,就说是而今的日色变得慢吧,像木心先生那从前的邮件慢到极致,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我曾经喜欢学士服那深邃的黑,泼墨施彩般为大学四年画上一个宁可未完的句点。过去三年,不,不止三年,过去所有岁月,堪堪而过的人生,学士服是春夏秋冬皆可入画的一帘风景;而今却道从头翻悔,难说分离,这不是矛盾又是什么呢?疼痛锥心刺骨,时光划过的利刃出鞘即是遍地鳞伤。

最后一次坐上小绿,冬时的透明帘子早已不见踪影,夏的炎热又是阵阵离别伤寒,一块钱却是无论如何也逛不完我那大学四年呵,那是独一无二的年代记。在我们这些学叔学姨离开之前,学弟学妹们给了我们的还有小蓝,让我一个人夏至随心而行,去看看最后这几日的天,是不是清新得超过了理工蓝,去看看鸿远楼前,虞美人是不是又笑花了脸,还是当年那当真不知愁滋味的小女子样啊。

记得理工从来不缺表情。四年一路缓缓走来,春夏秋冬时节里,嬉笑怒骂皆成文章,喜怒哀乐均为成长。与人相遇,与人相知,擦肩而过时候的微笑,街角拐弯时候的点头,还有现今离别时候故作坚强,泪水却在眼眶里打转的酸涩,如棠梨,如杜梨,如别离。

春日了无颜色,夏至即疏曾经,秋雨淅沥不晚,冬月伴枫亭亭。

我叫春冬,秋是我来的未曾错过,夏是我不想离开的难过。

  从此春风春,冬月冬,故乡不可思秋夏。


责任编辑:王敏

 

关于我们  新闻热线  在线投稿  诚招英才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2002-2016 山东理工大学宣传部 地址: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新村西路266号

 

邮编:255049 联系电话:0533-2786727 Designed by 卡瑞特工作室